5200文学 > 穿越小说 > 买宋 > 第十八章 有些木讷的才子
    “柳永?你真的是柳永?”

    惊了,李小鱼真的是震惊了,没想到会这么巧,竟然如此幸运就碰到了大宋第一风流才子,天呢,这也太不可思议了吧,像是做梦一样。

    所以他是一脸难以置信的连声催问起来,想确定这到底是不是真的。

    而柳永见李小鱼那一脸震惊的表情,也是颇为傲娇的放下了笔,点了点头道。

    “没错,在下行不更名坐不改姓,正是柳永是也。”

    “柳永?柳永?柳永?”

    “没错,我是柳永。”

    “柳永?柳永?柳永?”

    “这位兄台,都说过了,我真的是柳永,你为什么一直叫我的名字,还一连叫三遍?”

    “你不是说叫三遍吗?”

    柳永:“……”

    不过李小鱼却没理会他的无语,确定这家伙真的是柳永之后,他也是大喜,赶忙拉着他的手惊喜交加的说道。

    “柳兄,你知道吗,我可是久仰你的大名了啊,真的,我好羡慕你啊,他们都说你嫖妓不给钱,还倒收钱,是真的吗?”

    柳永:“……”

    有丝尴尬的笑了笑,见李小鱼那一脸热情看着他的表情,不像是嘲讽,而真的是发至内心的羡慕,柳永也是无奈的拱拱手道。

    “兄台过奖了,那都是别人的谣传而已,谣传而已,信不得。”

    “是吗,柳兄,你可是我的偶像啊,我还有好多问题想问你呢……”

    “你问。”

    “柳三变是你的绰号吗?”

    “不是……为何这么问?”

    “三变,三遍,你娘怎么会给你取这么奇怪的名字?你是不是耳朵不太好?”

    “…………”

    “哦,不方便就算了。”

    “啊,谢谢。”

    “身为大宋第一风流才子,你压力大不大?”

    “…………”

    “你平常是不是喜欢靠吹箫来舒缓压力?”

    “…………”

    李小鱼一连串连珠炮般的问题,不仅把柳永搞的懵逼了,还把一旁的杨秀英也搞得很无语。

    小姑娘实在听不下去之后,是悄悄的扯了扯他的衣袖,示意他冷静。

    而李小鱼这才反应过来,知道自己的确有点不太冷静,于是汗颜的笑了笑后,说道。

    “那个不好意思啊柳兄,第一次见到偶像太激动了,还请你不要见怪。”

    闻言,柳永也总算是松了口气,接着,是故作大度的罢了罢手道。

    “嗨没事没事,习惯了,都习惯了。”

    说着,柳永又是忍不住看了他身旁的杨秀英一眼,是不禁猛地眼前一亮,赶忙撇过李小鱼,对她躬身行礼,展颜一笑道。

    “这位姑娘,在下柳永,幸会幸会,姑娘当真是生的花容月貌,貌比嫦娥,可否告知芳名,待小生为姑娘赋词一首?”

    李小鱼:“……”

    瞬间,是轮到李小鱼变得很无语,心想这家伙还真是个风流才子啊,连他带来的小姐姐也敢勾搭,实在是够风骚。

    倒是杨秀英闻言,也是同样眼前一亮,显得颇为好奇的看了一眼面前这面容有些沧桑落魄的男子,惊奇道。

    “呀,原来你就是柳永公子啊,真巧,我听说过你的名字呢,你写词写的真好,特别是那首望海潮我是很喜欢的。”

    听杨秀英这样说,柳永也是略有些小得意的罢罢手道。

    “诶,拙作也,不值一提,能入姑娘法眼,是在下的荣幸,我还有许多写得更好的词呢,姑娘若是不嫌弃,我们完全可以找个地方好好探讨切磋一下。”

    见状,见到这家伙完全无视了自己的存在,竟然欢快的就跟自己带来的小姐姐聊上了,李小鱼也是一阵无语,没奈何之下,他只能一把架住柳永的肩膀,大笑着说道。

    “哈哈,好啊柳兄,实不相瞒,在下也算是半个读书人,对你的诗词也很喜欢呢,不如我们现在就找个地方好好聊聊,切磋探讨一下,你看如何?”

    “额……”

    “好,够爽快,就这么愉快的决定了。”

    “诶你……”

    说着,李小鱼也不理会他,直接又是转头来对杨秀英她们主仆说道。

    “好了锦兰妹妹,你们不是来烧香祈福的吗,那就快进去吧,我就不陪你们了,去和柳兄在旁边聊点私事,你们烧完香之后我再来接你们,送你们回家,好不好?”

    毕竟李小鱼觉的,男孩子就要和男孩子玩,成天和女孩子腻腻歪歪在一起算什么事儿?又不是娘炮,对吧。

    而闻言,听李小鱼这样说,杨秀英虽然也有些无奈,很想要他陪同,毕竟她来烧香祈福只是一个借口罢了,真正的目的是来找他。

    但见到李小鱼好像真的有事要和柳永聊的模样,她还是知趣的点了点头道。

    “那好吧,王华哥哥,你就和柳永公子慢慢聊吧,我们就进去烧香了。”

    “好,你们去吧,烧的愉快哦。”

    说完,目送着杨秀英主仆进去之后,李小鱼也是直接架起柳永道。

    “好了柳兄,走吧,我们找个地方好好切磋切磋学问,我有一笔大买卖要找你谈,你觉得怎样?”

    “诶,兄台,你怎么这样,我不想和你切磋什么学问,我还想和杨姑娘一起……”

    “哎呀,什么杨姑娘,你还是不是男人啊,男人就该和男人一块玩嘛,走呀,快活呀。”

    柳永:“……”

    ………………

    枫桥镇上小客店的格局,是和别处不同的,都是当街一个曲尺形的大柜台,柜里面预备着热水,可以随时温酒。

    打渔的渔民,傍午或傍晚散了工后,每每花上四文铜钱,便可以在这里买上一碗酒,热热的喝了休息。

    倘肯多花一文,便可以买一碟盐煮笋,或者茴香豆,做下酒物了,如果出到十几文,那就能买一样荤菜,但这些顾客,多是短衣帮,大抵没有这样阔绰。

    只有穿长衫的,才踱进店面隔壁的房子里,要酒要菜,慢慢地坐吃喝喝。

    而所谓穿长衫的,便大抵都是读书人,或者有钱人家的主顾,很凑巧,柳永便是这样一个穿着长衫的读书人。

    虽然混得很落魄,脸上写满了不如意之色,但读书人的架子,还是不肯放下,是在李小鱼的陪同下进到了店面隔壁的房子里,悠悠的做了下来,准备要一些酒菜,对坐着吃喝。

    也知道这时,坐下之后,李小鱼才第一次细细的打量柳永来,见到他眉目清秀,风度翩翩,是个十足的帅哥无疑。

    不过此时,却不修边幅,青白脸色,胡子拉碴的,写满了沧桑之色,眉宇间,总是有着一股说不出的淡淡忧愁。

    同时与人说话时,总是满口的之乎者也,有着一些读书人的死板,听得李小鱼半懂不懂的,很是郁闷。

    而且陪同他一到店后,坐在房间里吃酒的人也有认识他的,都是一群来枫桥镇游玩的读书人,是一看见他便大笑起来,更有人是打趣的大叫道。

    “呀,这不是我们的大才子柳永吗?怎么也到这种小酒馆来吃酒啊?”

    “就是,柳永,你脸上又添上新伤疤了,别是嫖妓不给钱又让哪家泼辣的小姑娘给打了吧?”

    他也不回答,只是对店里的伙计说道。

    “小二,温两碗酒,要一碟茴香豆。”

    说着,便在李小鱼那一脸懵逼的目光中,排出九文大钱。

    李小鱼见状,自然也是急了,连忙道。

    “这怎么行,柳兄,我请你吃酒,怎么能让你掏钱呢,快收回去,那个小二,也别要什么茴香豆了,给我们来一些好的下酒菜,凉的热的你估摸着来,完事我付钱。”

    “好勒客官,你稍等,马上就来。”

    小二闻言,自然也是欢喜的应了一声,便连忙跑下去帮我们安排去了。

    见此,那伙无良的读书人依旧是不肯罢休,继续高声嚷道。

    “柳永,你一定又落榜了吧!”

    听到他们这么说,柳永当即就是睁大了眼睛说道。

    “什么落榜,你们怎么这样凭空污人清白……”

    “什么清白?我前次陪着表哥去汴梁城赶考,亲眼看见你落榜的,蹲在那里抱头大哭,还说没有?”

    “就是,你有什么才华,不过会些淫词小调,浅唱低吟罢了,上不得台面的功夫,论真才实学,还是要输给我们。”

    “没错,考了这么多年都考不中,真没用,还自诩什么大宋第一风流才子,我看就是个笑话。”

    “哈哈哈哈……”

    听到这话,柳永便涨红了脸,额上的青筋条条绽出,争辩道。

    “落榜不能算输……落榜!……读书人的事,能算输么?”

    接连便是一连串难懂的话,什么‘之乎者也’,什么‘之乎’什么‘者乎’之类,引得众人都哄笑起来,店内外充满了快活的空气。

    当然,也让得李小鱼愈加无语。

    是让得他不由确定,这家伙,好像天生能写几首风流的诗词泡美眉之外,其他方面,都木得可以啊。

    ……

    ……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