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0文学 > 都市小说 > 原来我是妖二代 > 169 人死灯灭
    吴远平惊骇的低下头,似乎难以置信,锋利的刀尖同样刺穿了他的胸口,殷红的鲜血往外冒。

    他意识到自己中计了,私生女是故意示弱,硬生生挨了他一刀,借机与他同归于尽。她的身体支撑不了太久,如果不能短时间里杀死自己,她必输无疑。

    吴远平的实力要比雷霆战姬略胜一筹,但他常年养尊处优,战斗意识倒退了,换成年轻时,他必然会警惕对手这种同归于尽的搏命招式。

    然而正如他所言,后悔没用,因为结局已经注定。

    雷霆战姬和吴远平同时搅碎彼此的心脏。

    两人各自虚弱的松开手里的刀,踉跄着跌到。不过他们都没死,普通人心脏被刺穿都不会立刻毙命,何况是生命力强悍的血裔。

    “我早已做好了死亡的准备,只要能报仇。”雷霆战姬低声道,她对鲜血喷涌的伤口视而不见,死死的盯着男人,“下地狱忏悔去吧,哦,我忘记了,人死如灯灭,你连下辈子都没了。如果你敢化作怨灵,我再亲手将你消灭。”

    无尽的苍凉感涌上心头,吴远平从来都没觉得自己会死,更没想到会死在亲生女儿的手里。

    “早知今日,当初真应该亲手掐死你。”他苦笑两声,“但你也得陪我一起下地狱.....你在干嘛?”

    他忽然一愣,只见雷霆战姬颤巍巍的手,从皮夹子里摸出两管鲜血,颤抖着手拔开塞子,仰头灌下。

    求豆麻袋,你在干什么?

    吴远平心里涌起不妙的预感。

    两管鲜血灌下去,雷霆战姬煞白的脸蛋涌起红晕,她银牙紧咬,奋力拔出胸口的刀,鲜血泼洒如雨,但很快就止血了,伤口以缓慢的速度愈合。

    受这么重的伤,不知道他的血有没有效果。

    不过无所谓了,大仇得报,死了也心甘情愿。

    以命搏命的报仇方式,是她在来时的路上就计划好的。这绝对不是她以往的战斗风格,和那个家伙待久了,感觉近墨者黑,变的越来越头铁,碰上棘手的敌人就下意识的跟他玩命。

    反正有血药,大不了嗑几瓶这样子.....

    伤口在飞速愈合,破碎的肉沫和心脏碎片被挤出来,但心脏并没有再生,或者说它再生的速度很缓慢。

    不好,药丸!

    显而易见,仅仅是两管鲜血,不足与挽救她的性命。或者她高估了李羡鱼鲜血的效果,这种堪称断肢重生的可怕恢复能力,只有他本人才能做到。

    但此时此刻,就算死,雷霆战姬也能坦然接受。

    “想不到吧,我非但不会死,反而会好好活下去,看着你这一脉的吴家人死绝。”雷霆战姬恶狠狠道:“你这一脉的人,一个都别想活。”

    吴远平张了张嘴,身体渐渐发凉,意识变的浑浊,直到生命走到尽头,他仍然瞪大着眼睛,死死盯着雷霆战姬。

    能量屏障消失,李羡鱼急吼吼的冲入,把逐渐失去意识的雷霆战姬抱在怀里。

    “战姬战姬?”

    长腿美人伤势惨重,尤其胸口那一刀,险些把小半个身子劈开。要不是他的血起了自愈作用,这会儿她已经死了。

    雷霆战姬闭着眼睛,似乎听不到他声音。

    “我再给你输点血。”李羡鱼恰好喉咙猩甜翻涌,干脆“哬”的一声,运了一口血在嘴里。

    雷霆战姬不知道哪来的力气,用力撇开脸,气若游丝的喃喃道:“让我死。”

    还没死,李羡鱼松口气。

    “给我护法啊。”李羡鱼大吼一声。金刚三人连忙聚拢过来,把两人护住。

    他打开皮夹子,摸出一次性针管,往自己腰上一扎,针尖准确的命中腰子,抽出一管黑红色的鲜血。

    他把血注入长腿美人的右侧颈动脉,不能注左侧,不然血会随着伤口流出。

    一连扎了两针,伤口的血是彻底止住了,但愈合的速度很缓慢,长腿美人奄奄一息。

    .....

    “嘭!”

    老人断线纸鸢似的到飞,沿途撞塌了两座别墅。

    他躺在废墟中,胸口已经一片血肉模糊,白发贴着头皮,嘴里吐出的鲜血染红了精心修剪的白须。他的双眼不再清澈,浑浊一片。

    长达数小时的戮战,老人快油尽灯枯了。对上吴三金后,他连逃跑的可能都没有。同样拥有疾速异能的对方,势必死死咬住他。

    终究是老了,年轻的时候,连续三天三夜的奔袭厮杀都不在话下。

    没人能抵挡时光的伟力。

    老人握着那柄与他相伴数十年的斩马刀,这把刀伴随他半生,杀过敌人,杀过鬼子,现在这个老伙计也撑不住了,断了半截。

    他拄着刀,颤巍巍的想起来,老人戎马一生,有他的尊严,即便死也要站着。

    但吴三金不给他这个机会,从天而降,一脚踏在老人胸口,将他最后的生机连同心脏一齐踩灭。

    “这个腐朽的家族,就从你的死亡中得到救赎吧。”吴三金俯身,割掉了老人的头颅。

    他提着头,遥望奉天方向,陷入沉寂。

    “老家主死了,老家主被杀了。”

    “恶魔,这个恶魔回来报仇了,当年为什么不杀了他。”

    “完了,吴家要完了,快跑啊。”

    这一刀,斩断的不止是老人的性命,还有他一辈子的锦绣荣华,以及吴家剩余族人的斗志。

    家主死了,老家主也死了。仅剩不多的吴家族人陷入一片绝望,立刻溃不成军。

    不管妖盟还是宝泽,各自松口气,这场注定震动血裔界的战斗已经结束,剩下的就是收尾清场。

    妖盟的人发出响亮的高呼,为战斗的胜利欢呼。

    胜利属于它们,吴家的地盘是它们的了,女人也是它们的。

    柳眉心情复杂,她还算不错的脑子察觉出事态的异常,妖盟似乎被摆了一道。被胡家的妖奸和宝泽联手耍了。吴家损失惨重不假,妖盟又好到哪去,这几年积蓄的战力都搭进去了。

    现在宝泽的人已经过来收场,妖盟没必要再留下。

    柳眉长啸一声:“撤退!”

    她准备回头找眯眯眼男人算账。

    各家高层立刻长啸回应,妖盟的人纷纷撤走。

    战后的吴家大本营一片狼藉,伏尸遍地,人与妖的鲜血是唯一的色彩,坍塌的别墅里火光汹汹,那是天然气爆炸燃起的火焰,火势把夜空烧的通红。

    李羡鱼把战姬交给少女杀手,飞奔向不远处傲立的吴三金,他手里提着头颅,无声的眺望远方。

    他心说你个老小子挺厉害嘛,除了祖奶奶,你是我见过的最强高手。大仇得报了不起啊,摆这么久的pose。

    “战姬受了重伤,赶紧让你的治疗队伍过来救治,另外,我需要一辆车,不是跑车,有救护车最好,没有的话,来一辆面包车,我要先把她送回公司做手术。你是跟我们一起回公司,还是留下来善后?”李羡鱼语速极快。

    一口气说完,发现吴三金没理他。

    “吴三金?”李羡鱼皱着眉,绕到正面,看见他闭着眼,脸色安详。

    “喂喂,你怎么了?”李羡鱼心里一沉,伸手去触碰他,半空中又顿住,小心翼翼的探了探鼻息,顿时脸色大变。

    “他死了。”祖奶奶从远处走来。

    “怎么会.....”李羡鱼不信,吴三金身体并没有致命伤,他和老人之间的战斗,极少有兵器对碰的时候,都是你出致命一刀,我出致命一刀,谁没闪开谁就死。

    老人死了,他才是胜利者啊。

    “力竭而死。”祖奶奶轻叹一声:“他早就不行了,喝下你们公司那个“五秒真男人”药剂,一直戮战到现在,身体里早已千疮百孔,他是天才不错,可对手是血裔名单排第九的超级高手。能拖着一具不堪重负的躯体死战到现在,大概是仇恨的力量吧。也许他从未想过要活过今晚。”

    李羡鱼想说点什么,嘴唇动了动,最终只是无言。

    原来你已经死了啊。

    相识不过短短数天,他曾经恼怒过这个部长的不作为,忍不住想破口大骂。

    了解他过去后,怜悯和同情,觉得他是个有故事的悲情人物。

    听了祖奶奶的点评,便多了几分敬佩。谁能想到一个受气包似的部长,居然是个隐藏的超级高手。

    韬光养晦到这一步,也是个狠人。

    死亡对他而言,或许是种解脱,正如他说的,这五年来,日日夜夜,生不如死。

    原本是个前途无量的杰出青年,锋芒太盛,惹来杀身之祸,不但害死了挚爱,还被废去丹田,若非贵人相救,早就没命了。

    现如今,人死事了,如灯湮灭。

    李羡鱼喃喃道:“走好,废柴部长。”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