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0文学 > 穿越小说 > 大明女皇 > 第二百四十章 至此结下深仇大恨
    秦良玉还在琢磨着以后应该如何应付这种重装步兵,一抬头,又注意到从更远处一股脑儿涌来一队骑兵,哒哒作响的马蹄声不绝。

    从旗帜和士兵们的服饰来看,现在来的应该就是辽东总兵杨绍勋了。

    这还是秦良玉第一次见到这个声名在外的辽东总兵。

    看到对方摇头晃脑、玩世不恭的样子,还有这位辽东总兵跟努尔哈赤并排而行,秦良玉就感觉有些反胃,心下甚是不喜。

    秦良玉不喜欢这个辽东总兵,对方其实也不喜欢秦良玉。

    此刻这杨绍勋心里也泛着腻歪,这个女子大小也是个参将,竟然不声不响的来了辽东。

    来了就来了,竟然也不知道登门拜访或者给他的府上递个门贴什么的。

    以为有李如松撑腰就可以目中无人么?

    以为这辽东还是李成梁父子的天下么?

    杨绍勋转头,看向两眼发直的努尔哈赤,扬了扬马鞭,“你的胞弟……可在那里啊?”

    努尔哈赤赶紧恭谨的答道“回禀大人,那个被捆绑之人,便是下官的胞弟舒尔哈齐了……”

    官样十足的点了点头,杨绍勋一夹马肚,走上前来,距离秦良玉约莫三十多米的地方停下。

    等了会儿,发现对方并没有上前行礼的意思,杨绍勋干咳一声,皱着眉道“前面的……可是参将秦良玉?”

    既然对方摆出官架子,身在军中,秦良玉也还是要遵从礼数的,一弓腰“下官秦良玉,参见总兵官大人。”

    “你这场动静可是闹得不小啊。”杨绍勋冷冷说道。

    “下官身为大明武将,食的是君王俸禄,自然也要护大明百姓安危。”说到这里,秦良玉玉指一挥,戟指舒尔哈齐道,“此贼率众潜入平虏堡,肆意屠戮我大明子民,还望总兵大人主持公道。”

    这些事情杨绍勋都知道,他才懒得搭理这些闲事,只挤了挤眼睛,不屑说道“你说的这些,我都知晓了。你也杀了不少建州女真之人嘛,我看不如就这样吧。双方各退一步,你把这人交给我,我自会按照大明律法秉公处置。”

    听了这话,秦良玉心里‘咯噔’一下,她还真没想到,这杨绍勋完全不打算讲道理。

    把人交给他和直接交给努尔哈赤有什么区别?

    “希望总兵大人能够把这件事情交给我来处理。”秦良玉蹙眉弓腰,请求道。

    “不必了。你已经处理的很好了。”杨绍勋厌恶的看着秦良玉,出言讥讽道,“再处理下去,我怕辽东就翻天了。本官乃是陛下亲封的辽东总兵,还轮不到你这么一个小小的参将来指挥。你执行军令便是了!”

    杨绍勋直接摆出军令来压人,这让秦良玉感觉很棘手。

    毕竟他的官职确实比秦良玉高出不少。

    在军中服役,自然是要服从军中的规矩,上下级之间等级森严,违抗上级军令可是个不小的罪名。

    秦良玉的参将职位再向上一级才是副将,副将再上一级方是总兵,而辽东总兵因为位置特殊,常年把持着辽东的生杀大权,说是明朝的一方诸侯都不为过。

    秦良玉自是不打算放虎归山的,眼下的情势,她只能横下一条心,硬怼回去道“请恕下官不能从命。还望杨总兵海涵,顺便下官想跟努尔哈赤那建……说两句。”

    在众人面前,这个小小的参将竟然丝毫不给自己面子,这让杨绍勋怒火中烧。

    不过宦海沉浮数十年,这点城府杨绍勋还是有的,他强忍着心中对女子的厌恶,沉着嗓子道“秦参将,你打算违抗军令么?”

    秦良玉咬了咬牙“按大明律,杀人者偿命。此贼屠杀平虏堡汉民丁振邦一家上下三口人,让我怀中的孩子成为了孤儿,我必须要给她一个交代才行。不若总兵大人现在就给个决断,该如何处置他,也好这三座孤冢得以安息。”

    杨绍勋心里啐了一口这是让自己当着所有人的面说出处理办法,这样就没法暗箱操作了啊。

    正自粗重喘息着,犹豫是不是要先糊弄过去,拿到人在说,却听到身后传来一个凄厉的喊声。

    “我的胞弟,他做错了事,触犯了大明律法!”努尔哈赤眼眶含泪,哽咽着说道,“这是在大明的土地上,自然也要受到大明律的管束!”

    杨绍勋被这番话打动了。

    秦良玉被这番话恶心到了。

    说的比唱的都好听,秦良玉心里一阵腹诽。

    谁知努尔哈赤泪流满面道“在大明的土地上,自然是王子犯法与庶民同罪,我的胞弟也毫无特权。请杨总兵按律执行便是了。”

    说完,他颤着声音冲舒尔哈齐喊道“兄弟!是大哥无能,没有拦住你犯下这等滔天罪行,得罪了那位女将军,又触犯了律法……大哥对不起你啊。”

    努尔哈赤生怕其他人听不懂,还特意用汉文说出了这些话。

    舒尔哈齐的眼泪簌簌流着,他深吸了口气,用满语大喊了一句“大哥,我来世再做你的兄弟!”

    杨绍勋冲秦良玉冷哼一声“罪犯舒尔哈齐,按律当斩!秦参将,可否满意了?”

    秦良玉确实没有想到,努尔哈赤竟然对自己的亲弟弟见死不救,而且当面来了个弃卒保车。

    从舒尔哈齐的表情来看,他似乎也已经坦然接受了自己的命运。

    原本打算利用这个事件,让努尔哈赤交出兵权或者取缔封号的念头落空了。

    秦良玉这回倒是骑虎难下了。

    犹豫片刻,秦良玉翻身下马,抽出长刀走向了紧闭双眼的舒尔哈齐。

    她转头看了一眼丁白缨,这小丫头眼神坚毅,紧紧抿着嘴唇看着自己。

    长刀落下,舒尔哈齐的人头落地。

    那颗头颅在地上兀自滚了几圈,粘连了泥土,一片血肉模糊。

    努尔哈赤目不转睛的看着这一切,那一刀仿佛也砍在了他的心口,他颤着声音询问道,“我兄弟的尸首,希望能交还给我们!”

    杨绍勋点点头,挥了挥手,示意几个辽东军上去把舒尔哈齐的尸首收敛好。

    眼睁睁看着亲弟弟被砍,努尔哈赤在心中疯狂的怒吼着总有一天,我要让所有汉人偿还今天的血债!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