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0文学 > 穿越小说 > 晚明霸主 > 五十四 林都督
    见马士英选择了妥协,朱由菘长舒一口气,总算不用食言了。

    当即颁布圣旨:擢升林羽为镇国将军,领凤阳都督、江淮总兵官,节制江淮地区除黄得功以外的所有大明军队。

    “多谢陛下信任,臣一定不负所托!”

    林羽躬身谢恩,心中热血澎湃,这一刻无关朝廷,无关职位,只关乎民族正义!

    面对着来势汹汹的三十万清军,马士英知道仅仅只有一辆铁甲车怕是不够,与满朝文武商议之后决定派遣魏广栋、徐公绩率应天卫的一万三千人跟随林羽驰援凤阳。

    大明朝普通卫所兵力五千六百人,但因为应天卫肩负着保卫南京的重任,所以规模是普通卫所的两倍。

    凭手下一万人马去对付三十万清军,魏广栋自然不敢,立刻站出来反对道:“清军进犯中都,臣身为大明臣子,自然责无旁贷。但是只有我们应天卫显然不够,必须再抽调一支操江军同行,方有胜算。”

    操江军由马士英一手掌控,号称十二万,去掉吃空饷的,实际人数在九万左右。

    如果清军进攻的不是凤阳,马士英打死都不会动这支兵马,但在扬州受挫的多铎却偏偏瞄准了凤阳,这让马士英恨得牙根痒痒。

    马士英略作思忖之后,同意命操江军副提督方国安、副将郑鸿逵率领三万人马一起出征,克日拔营渡过长江,北上驰援凤阳。

    马士英当然不会让林羽独掌大权,只是利用他操控铁甲车充当大杀器,又向朱由菘提议派遣兵部右侍郎吕大器担任监军,与林羽共解凤阳之围。

    听说让自己上前线,吕大器虽然心有不甘,也只能硬着头皮领命:“马阁老直管放心,下官自当负起监军的责任。”

    朱由菘望着林羽,可怜巴巴的道:“林爱卿,看来这铁甲车离不开你啊,我大明朝也离不开你!朕册封这辆铁甲车为‘神威无敌大将军’,你开着他去杀敌吧,千万别让建奴掘了我们老朱家的祖坟!”

    册封大炮的事情,明、清两朝的皇帝没少干,反正又不用支付俸禄,还能虚张声势。

    林羽双手捧着笏板出列,朗声道:“臣誓死解凤阳之围,但江北军队复杂,人心不齐,此乃兵家大忌,臣请求赐我尚方宝剑,节制全军,若有不从者……先斩后奏!”

    马士英闻言面色一动,本想拒绝,但又怕林羽撂挑子不干。

    如果没有这辆钢筋铁骨的铁甲车助阵,面对着来势汹汹的三十万清军,就算南京的军队倾巢出动也无济于事。

    以前袁崇焕、吴三桂率领的关宁铁骑都不敢正面和满清军队交锋,就凭刚刚组建的这支操江军,只怕会一战便全军覆没。

    “林都督言之有理,请陛下赐他尚方宝剑,节制全军!”

    马士英稍作思忖便答应了下来,作为凤阳最大的地主,作为凤阳最大的商人,作为大明朝的内阁首辅,于公于私,凤阳决不能丢!

    马士英还是能够分得清孰轻孰重的。

    朱由菘当即御赐林羽尚方宝剑,六品以下的文武官员有权先斩后奏,克日起兵,渡过长江星夜驰援凤阳。

    林羽又道:“铁甲车虽然无坚不摧,但多铎吃了一次亏,这次定然会有防备。再加上有阿巴泰、吴三桂助战,仅凭应天卫的将士以及三万操江军胜算依然不大。马阁老应当火速给刘良佐修书,严令他北上拦截从河南前来支援多铎的清军。”

    马士英抚须:“嗯……这点老夫心中有数,马上降圣旨催促刘良佐出兵!”

    林羽又询问前来求援的武官:“你叫什么名字,现居何职?凤阳府现在有多少守军,何人指挥?”

    武官此刻已经从悲伤中缓过劲来,抱拳道:“末将何能武,现为扬州副守备,凤阳城里各卫所的士兵加起来还有一万两千余人,由戴立仁都司统帅。”

    林羽点头:“好,那我现在提拔你为参将,快马返回凤阳告知戴将军,将城外各卫所的兵马全部集结到城内,闭门死守。本督三日之内,必抵凤阳!”

    何能武激动的涕泪横流:“末将听过林都督的事迹,你在扬州只身一人驾驶铁甲车大破建奴,杀的多铎丢盔弃甲。有你驰援,我们凤阳一定能保住,我们凤阳的百姓有救了!”

    “知道本督为什么提拔你吗?”林羽肃声问道。

    何能武哽咽道:“下官不知。”

    林羽高声道:“就因为你能为凤阳的百姓嚎啕大哭,这说明你是个爱国之人。大明朝不怕没有钱,不怕没有兵,不怕没有武器,就怕没有一颗爱国之心!

    就怕嘴里喊着忠君爱国,等到鞑子兵临城下的时候,一个个争先恐后的去迎接。

    就怕殉国的时候因为水太凉不敢下水,就怕因为头皮痒而削发蓄辫,忘了老祖宗是谁,心甘情愿做建奴的走狗!”

    满堂文武完全被林羽的气势所震慑,一个个都在静耳聆听,或者颔首赞成,或者一脸不屑,或者面露怒容。

    站在行列中的钱谦益抬手揉了揉脸颊,心道这小子说的话我怎么觉得这么耳熟呢?为何昨夜在我家里吆喝水太凉、头皮痒,今天又跑到大殿上吆喝这个,到底是何用意?

    我钱谦益深受皇恩,岂是这种寡廉鲜耻之人,我钱谦益生是大明的臣,死是大明的鬼,倘若清军攻破了南京城,我钱某人第一个站出来殉国!

    何能武求到了援兵,兴高采烈的返回凤阳报信去了。

    马士英起草了一份圣旨,派出一名大太监火速赶往刘良佐军中问责,命他提兵向北,拦截自河南进攻凤阳的清军。

    林羽吩咐魏广栋、徐公绩、郑鸿逵、方国安等人道:“兵贵神速,南京距离凤阳四百里路程,片刻容不得耽误,尔等马上回去集结军队,克日渡江背上,驰援凤阳。”

    这些武将虽然心里多少不服林羽,但畏惧于铁甲车的震慑,以及林羽手中的尚方宝剑,还是齐齐拱手道:“谨遵林将军吩咐!”

    马士英又派出使者赶往铜陵,打探那边的战事,也不知道黄得功阻挡左良玉叛军的战事如何了?万一被左良玉突破了铜陵防线,那南京城算是完了。

    布置妥当,朱由菘正要宣布退朝,忽然守卫宫门的金吾卫千户来报:“启奏陛下,适才张阁老府上管事来报,张阁闻听泗州被屠,悲愤之下背疽发作,已经于半个时辰前咽气。”

    “我大明正值用人之际,张爱卿却撒手人寰,朕折一臂膀啊!”

    朱由菘一脸痛惜

    满朝文武俱都惋惜不已,朱由菘下令辍朝三日,并由礼部侍郎钱谦益出面主持张慎言的丧事,所有花销由朝廷报销。

    离开皇宫后,林羽以最快的速度返回驿馆,吩咐江如画收拾行李准备启程。

    江如画问清了原委之后震惊不已,想起扬州差点变成了泗州,不由得湿了眼眶:“建奴实在太残忍了,若不是太祖给相公托梦找到了铁甲车,只怕被屠的就是我们扬州了!可怜泗州惨死的二十万同胞,但愿他们来世能够安享太平,不再遭受战乱之苦。”

    听说林羽被加封为凤阳都督,并率军出征去解凤阳之围,江如画虽然担忧,却也知道不应该阻止,只是再三叮嘱林羽要在战场上注意安全。

    “相公尽管放心的出征吧,明日我便带着喜儿、香君她们返回扬州。”

    却被林羽一口回绝:“你没明白我的意思,我是让你收拾行李跟着我随军出征,等过了长江以后我再派人把你送回扬州。”

    江如画沉吟道:“夫君担心阮大铖?”

    林羽点头:“正是!济邦误杀了阮大铖的儿子,这老贼只怕对我们一家恨之入骨,若不是清军突袭凤阳,马士英有求于我,咱们要想走出南京只怕要费一番功夫。”

    “原来阮小城是被济邦杀的?”尽管江如画平日里表现的足够沉稳,此刻还是吃了一惊。

    听林羽把经过大致说了一遍,江如画沉下脸来自责道:“这趟回去我非要好好管教他,要不然长大了还不知道闯什么祸呢!”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