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0文学 > 都市小说 > 我在古代有工厂 > 第153章 大腕(第一更!)
    这一幕惊呆了所有人!

    陈大眼珠子都要瞪出来了,喃喃自语道:“这个布小哥怎么回事?”

    “不可能,不可能啊,崔老狗怎么脾气那么好了?”陈二惊疑不定地内心吐槽着。

    徐三和薛丫头对视了一眼,都从各自眼中看到了一丝迷茫和惊讶,他们越来越摸不清楚王琛的来路了,从一开始以为是学徒工,到现在指挥他们干活,然后几个人震惊地发现,连官老爷似乎都要对王琛露出笑脸,他们有种见了鬼的感觉。

    这些可是县衙的官老爷啊!

    一个个都是可望不可即的大人物啊!

    别说一个小小的窑工了,哪怕县里的乡绅富豪们,官老爷们高兴搭理就搭理,不高兴搭理还直接甩脸色,如今可不比以前了,当官的比世家牛逼多了。

    但他们对王琛的态度呢?

    仿佛眼前的人就是官老爷的亲生爹娘一样!

    你看,这不丁县丞露出微微谄媚的笑容上前,道:“布洲子,这水泥能用吗?”

    王琛摆摆手,“暂时还不好说,再过几个时辰我看看,今晚得住在这里了,嗯,让几位大师傅别走,先休息会,看完后我有事情吩咐他们。”

    “您辛苦,您辛苦了。”丁县丞拍马屁道:“竟然要您亲自留在这里。”

    其他几位官员都上来了。

    朱县尉巴结道:“晚上我陪您一起吧?”

    王琛摇摇头,“不用,你们忙了一天早点回去歇着。”

    几个官员最后都离开了。

    只是附近却热闹了起来,七八十个帮工都在旁边看着呢,他们都亲眼见到了之前的一幕,也不明白发生了什么,这年轻人怎么回事……

    突然,徐三才想到一个可能性,惊叫道:“我的天,布洲子您该不会是研制水泥的大师傅吧?”

    陈大懵了,“水,水泥他研制的?”

    陈二和薛丫头啊道:“不可能吧?”

    “怎么不可能。”徐三后知后觉苦笑一声,“我就说刚才咱们烧制水泥的时候,为什么布洲子能清楚每个流程,什么添加煤粉,做成小球,冷却加石膏,最后磨碎了弄成浆糊状观察,明显是对整个工艺一清二楚啊。”

    薛丫头呆道:“真是大师傅?”

    “不是大师傅能这么清楚?”徐三叹了叹气,露出无奈的眼神,道:“就像你没有进过窑里,知道窑里怎么弄吗?隔行如隔山,我们几个烧窑的十几二十年了,第一次碰到烧制水泥还不懂怎么弄呢,要我说布洲子不单单是大师傅那么简单,你们想一下,拥有独家秘方是一个什么概念?”

    陈二惊恐道:“你,你是说水泥是他发动官府一起烧制的?”

    徐三瞅瞅他,“应该是这样没错了,而且如果我没有猜错,水泥应该有巨大的作用,不然官老爷们不可能这么巴结布洲子,恐怕利润不少,能比得上盐酒了吧?”

    利润比得上盐酒?

    就眼前这个玩意?

    围观的帮工们听了一片哗然!

    他们都被眼前这灰蒙蒙像面粉的玩意给震住了。

    徐三说完,转头看向王琛,“布洲子,我说的没错吧?他们是因为这个吧?”

    “是吧。”王琛不置可否,“行了,咱们先歇息一阵子,待会吃个晚饭,今晚大家睡这边。”言罢,他第一个拉着长凳坐下。

    趁着他休息的时候。

    众人没有停下来,他们聚集在水泥旁边,仿佛在看黄金一样。

    徐三不停猜测水泥的作用,疑惑道:“这玩意到底有什么用?看上去不像吃的啊。”

    反倒是话多的陈大不吭声了,连连朝着王琛看过去,他此刻想哭的心情都有了,想想之前自己把王琛当成学徒工,总觉得脸有点火辣辣的,还学徒工?还教教人家规矩?还拿大师傅的架子?我顶你个肺哦,这回碰到等级比自己还高的大师傅了啊!

    薛丫头实在太好奇了,“布洲子,你家到底做什么的啊?”

    王琛看看小丫头,笑道:“刚才说过了,开铺子。”

    “那你怎么能让那么多官老爷对你争相巴结?开铺子再挣钱,都不可能吧?”陈二诧异道。

    王琛没多说,“稍微有点关系。”

    陈大陈二两兄弟互相看了对方一眼,越来越觉得眼前这人有点神秘了。

    此时,崔安送好官老爷们回来了。

    身为窑主的他,一回到这里便脸上堆满笑容围在王琛身边嘘寒问暖,那热情程度啊,简直比他爹娘还要更甚呢。

    “我先回去吃个晚饭,你别忘记给他们几个弄点好饭好菜。”王琛吩咐了句,起身离开了。

    见到崔安还在用目光送着王琛的背影,陈大终于忍不住了,上前问道:“窑主,布洲子到底是什么人?”

    “嗯?你不是都喊出来了吗?”崔安微微蹙眉道。

    陈大眨眼道:“喊出来了什么意思?我们知道他叫布洲子啊。”

    崔安无语道:“谁和你们说他的名字叫布洲子?你们家里八辈子没人当过官吧?”

    几个人尴尬地对视了一眼。

    陈大呃了一声,“要祖上有人当过官,我们哪还用这么惨兮兮啊。”

    崔安摇了摇头,道:“我和你们透个底,千万别得罪了这位布洲子,只要通州官府里面的人,没有一个不认识他,他啊,不是一般人,城里前段时间开了家只供给乡绅富豪东西的王记,你们知道吧?”

    陈大惊叫道:“难道王记是布洲子家开的吗?我的天啊,我听说里面随随便便一样东西,都要花我一个月例钱,可贵了。”

    薛丫头目光一滞,“就是之前弄出天香会唱卖的那个王记?我听人说过,里面还有什么沐浴露,洗过之后浑身芳香呢,没想到是布洲子开的?可为什么叫王记啊?”

    崔安翻白眼道:“人家姓王为什么不叫王记?说了不姓布。”

    “那您倒是仔细说说呀。”陈大忙问道:“别说话说一半。”

    崔安解释道:“他姓王,名讳不提也罢,你们要清楚的一点,他是朝廷册封的正五品开国子,正五品啊,那是比咱们知县品级还高,另外,说起知县,我和你们透露一句,布洲子是知县的侄儿,还是当今圣上面前红人王继恩的义子,现在你们知道他进窑的时候,为什么我们那么紧张了吧?”

    ……

    晚上。

    众人都吃过晚饭了。

    王琛也吃了饭回来,来到休息区域,左看看右看看,没见着几个窑工,索性自己坐在油灯底下看书。

    大概十几分钟后,几个人陆陆续续回到休息的屋子里,额头上还有汗水,估计是去干活了。

    王琛抬头一看,放下书本,主动拎起水壶道:“你们杯子呢?我给你们倒点水。”

    陈大差点跳起来,慌忙快步上前道:“您别动,您别动,我,我自己来,布小……不对,布洲子,您坐,您请坐。”

    王琛嗨道:“你们干活累了,我给你们倒点水喝喝。”

    薛丫头吓得脸色苍白,哭丧着脸道:“您甭这样,我看的心里怕,求求您了,您是千金之躯,千万别干这种粗活,是咱们有眼不识泰山,哪敢让您干活啊您,就是咱们没见过世面,不知道您身份。”

    他们这么拘束,弄得王琛有点不适应了,“你们别这样啊,我是有点身份,不过你们都是有手艺的人,我平日里最尊重有本事的人。”

    “咱们算啥本事啊。”陈大道:“您才是真正有身份的人,贵为朝廷册封的正五品开国子,那是大有身份的人啊,我活了四十多年从来没见过您这样的大人物呢,之前冲突了您,千万别跟我一般见识。”

    他们已经彻彻底底了解到王琛的身份底细了,才明白那些当官的为什么那么紧张王琛,才知道王琛究竟有多么牛逼,原来这人啊,身份高到他们仰望都仰望不到的地步,原来这个他们以为是学徒工、还要叫叫规矩的年轻人、使唤对方扫地烧热水的年轻人,竟然如此厉害!

    还把对方当成学徒工?

    还要教教规矩指挥干活?

    还把他当成爷供在那边会不老实?

    陈大陈二一想到之前的想法,顿时有些心惊胆战,幸好眼前这位正五品开国子脾气好,要是换了一个人,恐怕今天他们都没有好下场了,贵族的能耐可不是说笑的,想整死他们跟捏死一只蚂蚁根本没多大区别!

    没看见那群官老爷什么态度?

    就差没把王琛当成菩萨供在那边了!

    他们知道这是理所当然的事情,因为听到崔安说王琛的义父是王继恩,哪怕他们不清楚王继恩是谁,但只要不是傻子,谁不知道皇帝面前红人是什么地位啊?自然,他们内心深处也明白王琛的“腕儿”究竟有多大了啊!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