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0文学 > 都市小说 > 论妖怪的一万种吃法 > 第139章
    刚才那些预知未来的画面之中,只有陈伯啪啪给赤耳光的画面。

    打完耳光之后的画面有一定残缺,但最后赤的确是在陈伯的一记重击之下倒地不起的,除了这些之外,再无其他多余的东西。

    但是……

    此时发生在穆白眼前的东西,似乎是发生在那些未来画面之前的某个时间节点的。

    这一幕幕,穆白此前并没有看到。

    “笑?你笑个锤子!”

    “啪!”

    “能不能好好说话了?成为领主之后就膨胀了?”

    “啪!”

    “明明知道老子秒秒钟就能把你灭了,还敢用这种口气说话?你能活到今天真他娘算个奇迹!”

    “啪!”

    “说你翅膀硬了吧……你就是个蛇皮怪,有啥翅膀?”

    “啪!”

    “觉得我会念旧情?从你选择这条打破规则的路开始,我一直都想亲口告诉你一句道不同不相为谋,但是怕伤你自尊一直没开口,现在好了。”

    “啪!”

    “道不同不相为谋!”

    “啪!”

    穆白听呆了也看呆了。

    身形比陈伯大了数百倍的赤,毫无任何还手之力地定在原地,而陈伯则是滞空与硕大蛇头的一边,一巴掌抽过去,直接使得蛇头偏移十余米距离。

    随着“啪”的一声巨响,陈伯骂骂咧咧一句之后,瞬间又移动到蛇头的另一边……

    完成这个动作之后,他又骂一句,然后再次回到之前的那边。

    过程丝毫不拖泥带水,循环往复一直进行着。

    穆白呆住了,地上只剩一口气的秦大爷也呆住了。

    他原本以为陈伯念着旧情,所以才一直迟迟不肯露面,在最后自己快被赤搞死的时候才终于决定出来救自己……

    可眼下这个情况,似乎完全不是这么回事啊!

    “妈个鸡!这老匹夫肯定就是想看着我被赤羞辱的样子!”

    心中骂了起来,秦大爷气得不住咳血。

    “你瞧瞧你这副样子吧!就你这水准,也想造反?也想跟那些存在斗?你活腻歪了吧?”

    “啪!”

    “真以为妖怪占据绝对优势?”

    “啪!”

    “无知可以,但无知又无能还特么不知道天高地厚,你算老几啊你?”

    “啪!”

    “老子当年要是把你踩死,现在也没这么多屁事了!”

    “啪!”

    “你还跟那个跟着你的小白狼说是为了给我打抱不平?我特么需要你给我打抱不平吗?”

    “啪!”

    “这么说……只是为了让容城其他蠢蠢欲动的领主大妖多几分底气吧?觉得你能拉我入伙?”

    “啪!”

    骂骂咧咧的声音不断响起,耳光声接连不断,在这种诡异的情形之下,穆白满脸都是错愕。

    虽然陈伯是妖,而且是一头来头极大的妖,但从某种程度来讲,实际上陈伯在他的心中一直都是一个仙风道骨的形象。

    这样的形象是由于陈伯平时的言辞谈吐以及处事等等方面看出来的。

    一个带着严谨的仙风道骨的形象。

    但此时的陈伯,就像是完全化身了洪兴古惑仔一样……

    “这到底是什么情况……”

    “之前小白跟陈伯在摩天轮的时候,好像的确是说过赤是为了给陈伯打抱不平这事……但陈伯刚才那话,似乎并不认同这一点……”

    “让容城其他蠢蠢欲动的大妖……多几分底气?”

    “难道……赤的最终目的,是让其他跟它有一样想法的妖怪心安一些?打着陈伯的旗号去跟秘部对着干?”

    “如果是这样的话,倒是能说得通了……陈伯那性格,怎么也不可能容忍这种打着他旗号瞎搞的事情发生的……”

    “他活下去的唯一动机,就是成为真正的人类啊……”

    “这样跟秘部对着干……怎么也不可能完成他的心愿的。”

    一番思索之后,对于陈伯十分异常的举动,穆白突然理解了大半。

    与成为人类的夙愿相悖,这是最重要的原因,而除了这一点之外,还有其他原因助推波澜。

    根据陈伯骂骂咧咧的那些话语之中能够提炼出来的信息,对于赤这个之前的结拜兄弟,他虽然曾经当过一回事,但现在很明显就是不当一回事的意思……

    特别是那句“当年把你踩死……”

    这是真够毒的。

    虽然在陈伯对赤一句又一句的咄咄逼人之中,穆白感受到了陈伯的人设有些许变化。

    但他也不是不能理解。

    妖怪之间的事情,本来就不能用人类的眼光去看。

    能成为领主的妖,都是经历本族厮杀的结果,别说这种结拜一类的表面兄弟了,就算是亲兄弟乃至父母至亲,为了得到更多资源更多势力,他们也会想方设法进行一次又一次的杀戮。

    和妖怪的世界相比,人类世界虽然也有强者为尊这个概念,但却是远没有妖怪的世界将其做到那般淋漓尽致的。

    为了更强,绝大多数妖怪是什么都会做什么都敢做的。

    陈伯大致并不属于这样的妖怪,变强对于一心只想成人的他而言,实际上并没有多大意义。

    但赤就大概率是这种妖怪了。

    无论是打着陈伯的旗号搞事情,还是此前不听陈伯劝阻要一意孤行,都反应出来这货为了变强是六亲不认的主……

    “啪!”

    “啪!”

    “啪!”

    耳光声仍在不断响起。

    “所以……接下来的剧情就是……陈伯大义灭亲?”

    虽然耳光声仍然接连不断,但陈伯已经没有再主动说过一个字了。

    他只是打完一边换另一边,来回打着赤的蛇脑袋,比一辆卡车还大的脑袋,此时就像是一个乒乓球一样被陈伯打过来打过去。

    此时正在进行的这一切,穆白刚才看到的那些画面里,已经上演过。

    “所以……在打完之后就开始大义灭亲,而大义灭亲之后……关于赤的事情就结束了吗?”

    穆白吸了口气。

    他总觉得,事情不应该这么顺利才是。

    如果陈伯真的要杀赤,早就应该杀了才是,而不是在赤指使着一大堆妖怪搞第七区分局,把分局的觉醒者搞死那么一大堆之后再来把赤给杀了啊……

    “但是,刚才那些画面里,赤明明就是被陈伯抽耳光抽着抽着给活活抽死的啊……”

    想到这里,穆白又吸了一口气。

    “嗯……啥东西这么香呢……”

    吸一口气,只是在面对棘手问题时的正常反应。

    但很显然,刚才穆白吸的这一口气,吸到了别样的东西。

    属于美食特有的香味。

    似乎是因为陈伯力道不小又一直在不断重复。

    赤的头颅表层已经被打得不断冒出紫色妖血。

    这些东西散发出来的味道,让主食为妖怪肉,妖怪内脏充当零嘴的穆白,闻到了一股只有他才能欣赏得来的飘香。

    如果之前没有预知未来的话,他可能会对于这样的情形视若无睹,因为那种在他身体内的某种能量是处于饱和状态的。

    身体里的那种神秘能量处于饱和状态时,他不会感觉到任何的饥饿感,取而代之的是满满的饱腹感,所以他可能并不会对这样的一幕产生任何兴趣。

    但偏偏……他刚才看到了未来的画面,而这样一个操作,使得他消耗了一些能量。

    如果在最初那波用车送走分局妖怪的骚操作之前,预知未来消耗的那点能量,并不至于让穆白出现过于多的饥饿感,这是因为那时的他身体可承受的上限比较高,因为预知未来消耗一点也无伤大雅。

    但在那波骚操作之后,受到某种反噬的他,身体强度因反噬而削弱,能够承受那种能量的上限也锐减了一大半。

    这就使得总体能储存在身体里的那种能量变少了,但预知未来消耗的能量却是不变的,这就导致,刚才那一次预知未来所消耗的能量和总能量的比例要大得多。

    而因为赶过来的时候在分局他进入了一秒长度的时间停止状态,再加上预知未来的消耗,他几乎用掉了受到反噬之后身体可承受能量总和的一大半……

    这就导致……

    他饿了。

    而这一次所经历的饥饿感,穆白能清楚地感知到和以往所有都有着不同。

    这并不是那种像是发疯一般想吃东西的饥饿,也不是那种使得大脑一片空白满脑子只有“吃”这一个字的饥饿。

    如果非要形容这样的饥饿,这感觉就像是非常喜欢一个人做梦都会梦到的这个人,但却一直不敢去表白那种感觉。

    非常想吃,但……不敢吃。

    要是仅仅是这样的体验,其实也并不是特别异常。

    毕竟……赤这等实力的妖怪,穆白感觉自己吃掉对方几片蛇鳞,八成都会直接撑饱,搞不好在现在身体可承受能量总和少了一大半的情况下还能直接把自己撑出反噬……

    这样的情况之下,当然是想吃却不敢吃了……

    但,他并非仅仅是因为这个原因。

    如果将这样的原因归列为生理上的正常反应,那么关于这样一种难以叙述的异常感觉,更大程度是因为心理上的表现才使得他会产生这样的反应的。

    他总感觉,一旦吃掉赤,他可能会变强,甚至解锁某些被老爹封印的血脉。

    也许是从未吃过这样实力的妖怪。

    又或者是对于从未尝试的事情有着大胆的幻想。

    穆白觉得,之所以他会这样想,最有可能的是因为……

    他的血脉告诉他应该这样去做。

    “吃掉它……吃掉它……”

    体内,似乎有一个声音在不断地提醒着穆白。

    吃掉,这头全长能比一些高层建筑还高的蛇妖。

    穆白的眼睛已经开始一动不动地看着赤。

    他的心里还在进行着最后的挣扎。

    “总算是知道为什么大家都说法海不懂爱了,这老哥八成是想把白素贞炖成一锅汤,然后吧唧吧唧……在吃货的世界之中,怕是很难有啥爱情不爱情的,更别说日蛇狂魔和白素贞这样对于法海来说算是第三人事件的爱情了……管他屁事啊……他只想吃个蛇汤而已。”

    “我现在……也想把赤炖成汤啊……”

    “放点胡椒,搞点盐,弄点味精,加点蔬菜……真鲜……”

    “啪!啪!啪!”

    啪啪声依然不绝于耳。

    听到这一切的穆白,并没有因此变得血脉喷张。

    但……

    看到赤身上出现新的伤口,流出新的紫色妖血之后,他的确血脉喷张起来……

    那是,吃货的本能,属于吃货的洪荒之力。

    他……要吃了赤……

    吃了赤!

    几乎是在心中产生这个念头的一瞬间,穆白完全是潜意识沟通了身体内部那处代表时间停止的窍穴。

    他进入了时间停止的状态。

    陈伯挥出的手掌,悬在半空,距离赤的大脑袋,仅有不到几厘米的距离……

    地上本来还在呻吟的秦大爷,嘴巴略微张开一条缝,他那声“哎哟”还剩一个“哟”没有喊出来。

    赤被定格在了一脸懵逼的状态,就连它此前凶煞到能够吓死小朋友异色双瞳,也没有任何流光从其上闪过。

    穆白所剩的能量,仅仅能维持一秒多一点时间。

    但这已经够了。

    尤其是在他作为一个吃货发现美食迸发出来惊人潜力的情况之下。

    本来距离陈伯和赤啪啪的地方就不远,在某种本能的促使之下,穆白几乎是瞬间冲到了赤的面前。

    用手抓住一片巨大无比的蛇鳞,紧接着,另一只手抓住下一片。

    就像是一只快到极致正在爬树的猴子一样,穆白在不到半秒的时间内爬到了赤的脑袋上。

    然后……

    他的目光看向了赤正微微张开的嘴。

    对于赤来说,的确是微微张开。

    但体积大到可以放到《奥特曼》系列里当一部剧场版的终极BOSS的赤,就算是微微张开,也可以极为轻松地让近一米八身高的穆白轻松钻进去。

    他也的确这么做了……

    穆白直接从还有一半蛇信伸在外边的蛇口,钻了进去……

    这里边,无比黑暗。

    仅存不多的空气,显得无比粘稠。

    甚至,还散发着让人作呕的恶臭……

    但这一切,对于穆白来说,都是美味。

    仅存不多的空气,显得无比粘稠。

    甚至,还散发着让人作呕的恶臭……

    但这一切,对于穆白来说,都是美味。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