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0文学 > 穿越小说 > 最牛锦衣卫 > 第448章 气疯了
    第448章气疯了

    从水中探出头,用尽全身的力气吼了出来,“灰袍兄弟,你叫什么名字?可还有家人,孟某记住你的恩情了。”

    “”灰袍男子后背一紧,心里顿时就想骂人,尼玛,你特么到现在居然不知道我叫什么,亏我还舍生忘死的替你挡着,我特么怎么就这么蠢?还有啊,你突然蹦出来问这话,合适么?我现在还在拼命呢,“咳咳,我叫章”

    由于有些分神,话到嘴边,铁虎的枪就刺了过来,噗的一声,灰袍男子张着嘴巴,一个字也说不出来了。

    铁虎有些可惜的抽出枪,“哎,下手有点快了,该让你把名字说完的,那个,你到底叫章什么?或者张什么?铁某枪下从不杀无名之辈!”

    “咳咳咳咳”

    灰袍男子嘴角不断渗着血,眼珠子突兀着,你不杀无名之辈?哼,我偏不让你知道我叫什么名字,你想知道?老子死给你看

    脑袋一歪,灰袍男子咽了气。与此同时,孟亭侯也没了踪影。

    看着滚滚河流,铁虎托着下巴,有些咋舌。这么冷的天,跳大运河,不怕冻死么?不过,逃了孟亭侯总有些可惜,万林走上来小声问道“要不要派人去追?”

    “不用,一个孟亭侯而已,跑了就跑了,这大冷天的,就算他能活下来,也冻个半死。别忘了,咱们今晚上真正的目标是齐木,没想到还能抓到一群真逆党,已经是意外之喜了。”

    万林噗嗤一乐,回头看了看被绑成粽子的齐木,“老铁,你说这齐木是不是恶事做多了,报应来了?咱们还想着把他往逆党那边栽赃呢,没想到这小子竟然真跟逆党有交集!”

    “嘿嘿,管他是真还是假呢,反正他这通逆党的罪是跑不了喽,这次,咱们就等着看好戏吧,倒要瞧瞧,于家以及布政使司那些人还能干嘛?”

    跟逆党两个字沾染上,不死也要脱层皮,但愿于承泽那些人足够聪明。这个时候是,谁敢保齐木,那就跟着齐木一起下地狱吧。

    危险已经解除,苏公子终于在小王小八的保护下晃晃悠悠的来到码头,打个响指,铁虎便带着人将那些有标记的箱子打开。第一个箱子里,上边铺着稻草,翻开稻草,看着里边的东西,众人全都吃了一惊。竟然全都是钢刀,拿起一把刀,铁虎伸手弹了弹,随后皱起了眉头,“三弟,你看这些刀,应该是刚打造出来的。”

    苏瞻眉头皱的紧紧的,之前抓捕齐木的喜悦也荡然无存,看看刀的成色,他沉声问道“大哥,这口箱子大约有多少把刀?”

    “大约有一百把!”说到此处,铁虎就瞄了一眼远处的齐木,一百把钢刀,这可不是小数目。大明朝,盐铁两项受朝廷管制,从某些方面来说,比粮食看得还严,民间私人有铁,但想打造大量兵器,几乎是不可能的。不用苏瞻吩咐,铁虎以及万林等人接连把所有箱子都拆开了,除了一口箱子放了火药外,其他全都是刀。经过统计,几口箱子里的刀加起来,足有六百五十多把。这可不是一把两把,是六百多把,足可以武装几百人的私人武装。

    仔细一想,这事情太可怕了,逆党是怎么弄出来这么多钢刀的,他们又想干嘛?想了一会儿,依旧是愁眉不展,不过有一点是可以确定的,杭州附近应该有逆党制造兵器的据点。

    走到齐木身前,还未开口,齐木反而扯着脖子吼了起来,“苏大人,你这是什么意思?你知不知道这码头是谁的地盘?这可都是于二爷的货,你有几个胆子敢查于二爷的买卖?”

    苏瞻本来就心情不好,齐木还如此嚣张,他二话不说,照着齐木的脸颊啪啪啪就是几巴掌,直到把齐木扇成猪头,“齐木,你很好啊,你确定这都是于家的货?嘿嘿,跟逆党有勾结,你胆子不小啊,知道本公子是谁么?老子是锦衣卫,是专门负责追查剿灭逆党的,事涉逆党,谁也救不了你。”

    “你胡说,你这是在污蔑,齐某什么时候跟逆党有勾结了?欲加之罪,何患无辞?哼,不过苏大人,你可别忘了,这里是杭州城,不是北直隶,更不是你的老家开封府!”

    “是嘛?”苏瞻拍拍齐木的脸颊,阴恻恻的笑道,“你很胆识,要不这样吧,咱们打个赌如何?”

    “什么赌?”

    “就赌于家会不会保你,哼哼,苏某向你保证,于家不会也不敢救你,你若不信,就等等看!”使个眼色,两名锦衣校尉押着齐木离开了码头。至于其他喽啰,也一个都没放过。

    码头上,寒风肆虐,冷气逼人,苏瞻望着脚下的运河,沉吟道“让千户所的兄弟密切注意杭州内外,尤其是杭州附近五十里的地方,严格搜查。逆党能一口气拿出六百多把钢刀,那么在这附近肯定有逆党的据点。”

    “苏长官放心,此事万某会亲自带人去查,只要逆党藏在附近,肯定能把他们挖出来!”万林开口将这个艰难的任务接了过去,这可是他立功表现自己的好机会。既然跟了苏长官,总要做些大事证明下自己的能力才行。

    “万大哥,还是要多加谨慎才行,浙江不比北直隶,此处山峦中多,河流密布。我们对这里不熟悉,所以,当更加用心才是。”

    “苏长官教训的是,万某明白了!”万林可不会因为困难而退缩,不管有多难查,也要把这个隐藏在暗处的据点挖出来。

    杭州城于家,虽然已经是深夜,但书房内却是灯火通明。于承泽坐在书案前,一笔一划的写着字,他写的很真认,很慢。于承恩坐在椅子里,心里有些忐忑不安。大哥越是如此,就证明他心里的火气越大。看着大哥慢腾腾的写毛笔字,简直是一种煎熬,可写字的过程中,于承恩又不敢出声打扰。

    好一会儿,于承泽终于写完了字帖,于承恩赶紧起身问道“大哥,你让人把我喊过来,到底所为何事?”于承恩心里猜到了很么,却不敢确信。

    于承泽眉头一挑,突然神色一变,手里的毛笔嗖的一声朝于承恩掷了过去,好在于承恩早有防备,脖子一缩,便躲了过去,“大哥,你这是作甚,小弟又做错什么事儿了?”

    “哼,你到现在都不知道自己错在何处么?为兄问你,齐木杀黄家五口性命,被知府衙门逮捕归案,是谁把他带出衙门的?是不是你?哼,还问做错了什么,你说你错在何处?”

    “我”于承恩梗着脖子,丝毫不觉得自己做错了什么,“大哥,这事儿小弟没做错啊,你不是一直教导小弟,就算是于家的狗,就算要打死,也是我们自己打死,不能让外人插手么?齐木虽然为人跋扈了些,可这些年为咱们于家鞍前马后,脏活累活干了不少,这个时候,咱们总不能其他于不顾啊。”

    “齐木就是一条疯狗,为兄告诫过你多少次了,让你拴好狗链子,可你就是不听,任由这条疯狗乱咬人。他惹出来的祸端又岂是黄家一件案子,之前惹出来的事情多了,可你什么时候牵过狗链子?养狗,不是你这样养狗的,狗要像李星翰那样,该咬人的时候咬人,不该咬人的时候就和和善善的。”

    “大哥,小弟就是不懂,你为什么发这么大脾气。不就是黄家五条贱命么,以前出事儿也没见你发这么大火啊,这样吧,我明天就去告诫齐木一番,这样总行了吧?”

    一看于承恩这种态度,于承泽当即就怒了,他拍了下桌子,大声斥道“二弟,你怎么就嗯,你怎么就想不明白呢?你以为为兄生气是因为黄家五条贱命么?为兄是因为苏立言,齐木在衙门口大放厥词,海潮苏立言扔板砖吐口水,这事儿闹得沸沸扬扬的,你难道一点都没留心?”

    本来于承泽是想说蠢笨的,可一想到这是自己亲弟弟,硬生生把下边的话咽了回去,只能苦口婆心的解释。可惜,嚣张惯了的于二爷丝毫没觉得有什么大不了的,“不就是苏立言嘛,他不是也没敢怎么着嘛,大不了过两天让齐木登门道歉。不就是一个苏立言,大哥何必这般忌讳他呢?”

    “什么?”于承泽硬生生被气乐了,他抽着嘴角,不无讥讽道,“不就是苏立言嘛?二弟啊,你是不是觉得苏立言到了杭州后,又是登门拜访,又是弯腰鞠躬,你就觉得他是软柿子了?你啊你,我该怎么说你好?苏立言要是这般废物,他能年纪轻轻,成为锦衣卫正牌千户,他要是一肚子草包,陛下会力排众议,点他为刑部郎中,主持浙江按察司?是,他是很低调,很窝囊,看上去跟个废柴没什么两样。可这些都不是真的,他之所以放下身段,是因为他认清了现实,他不想跟浙江官场正面冲突。可就算这样,他的脸也不是别人能随便打的。当日,他来到我于家,就是在向我们表明一个态度,大家互相给脸面,一切好说。可你呢,任由齐木去打苏立言的脸,苏立言要是不弄死齐木,是绝不会罢休的。”

    于承恩心头一惊,不敢置信道“大哥,苏立言有你说的这么厉害么?是不是太过危言耸听了,有我于家保着,苏立言能弄死齐木,他就不怕跟我于家翻脸会是什么后果么?”

    “呵呵,翻脸?为什么要翻脸,齐木打了苏立言的脸,人家苏立言就不能打回来了?你放心吧,苏立言绝对有办法弄死齐木,为兄现在最担心的,就是别让齐木牵扯到我于家。为了一条疯狗,跟苏立言翻脸,你可真敢想啊。总之,这条疯狗是你养的,怎么处置这条狗,你自己拿主意,为兄这里”

    话还没说完,一名于家仆人推开门,慌慌张张的跑了进来,“老爷,大事不好了,今天锦衣卫突袭码头,围剿逆党,结果把齐木给抓了。现在,齐木已经被抓到千户所去了。”

    “什么?”于承泽刚坐下,又猛地站了起来,脑袋一阵充血,身子一晃,差点昏过去。揉揉太阳穴,重新坐下后,于承泽才沉声问道,“别急,跟我仔细说说,到底是怎么回事儿,码头怎么会有逆党?”

    于承恩接口道“大哥,你说没错,码头是咱们的地盘,又怎么会有什么逆党?依我看,肯定是苏立言栽赃陷害,他这是要用逆党之罪,钉死齐木。”

    仆人想说话,可于二爷半路打岔,他又不敢打断。好在于承泽不像于承恩这般没脑子,他挥手示意于承恩闭嘴,对仆人说道“你继续说。”

    “老爷,具体情况属下也不是太清楚,不过码头那边着实发生了激烈的厮杀,死了不少人。属下在外围打探了下,死的不光是齐木的人,还有一伙接货的,这些接货的,好像是无生老母教的人。根据锦衣卫那边透露出来的消息,苏立言真正要对付的就死这些无生老母教逆党,恰巧齐木正在跟这些人交易,所以就”

    于承泽那张脸顿时就黑了,他嘴角抽搐,过了良久,方才冷笑起来,“蠢货,蠢货啊,守了这么多年码头,竟然连对方是什么人都不调查清楚。无生老母教,呵呵,跟逆党扯在一起,齐木,你可真会办事啊”

    于承泽一边说,一边摇头,苏立言正想着弄死齐木,齐木就主动跟逆党接触,这特么简直不知道死字是怎么写的。刚得罪了苏立言,就不能老老实实在家呆着,非要出去浪,这下好了,跟逆党挂钩,谁还能救齐木?现在于承泽就一个想法,反正齐木死定了,总之,别让苏立言揪着齐木把于家牵扯进去。

    于承恩根本没看出于承泽脸色不对,他怒气冲冲的拍了下桌子,起身往外走去,“娘滴,老子还就不信了,苏立言一个外来户,还敢动我于家的人。我这就去千户所,让苏立言知道知道,这杭州城是谁的杭州。”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