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0文学 > 穿越小说 > 京极家的野望 > 第六十三章 原来京极家这么有钱!
    京极馆后院。

    将米田孙六郎晾在了外面,京极高政父子和松永久秀连忙跑到后院紧急商议起来。

    上万石的粮食绝不是小数目,要让京极家白白掏出这么多粮食,实在是很肉痛。

    “三郎,这些粮食乃是浅井家向米田屋出借的,于情于理都不应该由本家来还啊?”

    “若是三五百石粮食还好说,这可是上万石啊!”京极高广摆明了是想要赖账。

    松永久秀摇了摇头,“大殿,米田孙六郎有与浅井家签订的借贷协议和知行地文书,不是轻易能够不了了之的。”

    “既然是浅井家给他签的,那就让他拿去找浅井家啊。”

    “可是如今浅井家已经被本家控制,找浅井家与找本家有什么区别?”京极高政也无奈的说。

    京极高广瞬间没了脾气,“既然如此,那你们说怎么办吧。”

    “知行地无论如何也不能给他,但这么多粮食一时半会儿本家也拿不出来,不如用其他东西来抵债?”

    “按照如今的米价,六千六百石小米需要3000贯左右,而即便是糙米也要五石一贯,如此这批粮食估价在6000贯左右,上哪找这么多值钱的东西去抵啊!”京极高政也表示脑壳痛。

    听到松永久秀和京极高政的对话,一旁的京极高广突然一拍脑袋道“本家倒是有不少好东西,只是不知道是不是值这么多钱。”

    “父亲大人莫非持有家宝?”京极高政突然想到,京极家传承这么多年,要说没点好东西那是不可能的。

    京极高广神秘一笑,然后说道:“你们随吾来。”

    说着,京极高广便起身带着京极高政二人往里屋走。待走到一间屋子外后,京极高广停下了脚步,然后推开木门走了进去。

    京极高政和松永久秀二人对视了一眼,也跟着走了进去。

    “卧槽!”

    一进入房间,京极高政简直惊呆了。

    这特么简直亮瞎了我的狗眼!

    一地的字画啊。

    不但墙上挂满了,地上更是堆了厚厚一层。

    莫非这些都是家宝?

    原来京极家这么有钱?

    京极高政突然有一种一夜暴富的感觉,看着这一地的字画仿佛像看到了一地的黄金一般。

    “这些都是京都各位公卿的字画,里面有几幅甚至是天皇陛下的御笔,都是本家历年来前往京都求得的。怎么样,不错吧。”京极高广一脸得意的站在一边说道。

    这些字画大多都是京极高广死皮赖脸去求来的,而有些则是欠京极高广钱而无法偿还的公卿送给京极高广抵债的。

    听到京极高广说这些都是京都公卿的大作,京极高政突然有些兴致缺缺了,既然不是名家大作和流传下来的家宝,那能值几个钱?

    仿佛看到了京极高政脸上的不屑,一旁的京极高广正欲开口解释,不过却已经有人代劳了。

    “这副行书莫非是三条西內府殿(三条西实隆)的亲笔?”

    “嘶....这竟是一条太政大臣殿(一条兼良)的手书?”

    “这....这....这里竟还有狩野派开宗大师狩野正信的画作?”

    松永久秀目瞪口呆的蹲在地上,望着那一地的书画失神不已。

    一旁的京极高政一脸傲娇的点头道“想不到彦六郎还有此等见识,若有喜欢的你自行拿走便是。”

    “在下岂敢,此等宝物在下一介俗人,实在是配不上啊。”虽然心中很想,但松永久秀还是忍痛拒绝了。

    京极高政这会儿也逐渐回过味儿来,这堆东西好像真的挺值钱的。

    三条西实隆和一条兼良都京都公卿中的大佬,本身地位崇高。而俩人更是天下闻名的文化人,精通和歌、能乐在天下享负盛名。

    一条兼良更是被誉为“RB无双之才子”,被称为“管原道真”之上。而且一条兼良崇尚儒家学说,受宋学影响颇深,一直致力于传授儒家学说,很多后来著名的大佬都是一条兼良的学生。

    而且一条兼良对“有职故实”研究颇深。

    “有职故实”是指传统,分为公家有职故实和武家有职故实。以武家的有职故实为例,指的是“武士规范和传统”,所有武士都要按照这个为人处世。比如武士的日常行为规范,便要遵循这些。

    此二人的大作,自然不会便宜。

    而狩野派狩野正信的画作更是了不得,此人是狩野派画派的创始人,长期担任室町幕府的御用画师。江户时代后,狩野派画风盛行,在RB盛极一时,一副画作在后世至少也值个千八百万的。

    “如何?”

    “这些东西,可值那几千贯钱?”京极高广自得的说道。

    京极高政沉默了片刻,然后说道“这些书画虽然珍贵,但想来在京都各地也都十分常见。所谓物以稀为贵,想来要卖上好价钱还是很难的吧?”

    京极高政可是知道,这些公卿们自身财力有限,但是生活有务必奢华铺张。而为了满足自己的日常所需,卖自己的画作赚钱简直在京都蔚然成风。即便是天皇,也继承卖自己的御笔来改善生活。

    像这样的画作早已经是烂大街的东西了,想要卖起价,应该不容易啊。

    “胡说!”

    京极高广顿时怒了,“纵然有些许公卿中的害群之马行此粗鄙之事,但绝大部分京都诸公确是不屑于做这样的事的。”

    说着,京极高广向京极高政详细的解释了一下关于京都公卿的一些“黑历史”。

    听完之后,京极高政这才终于明白,不是自己所知的历史有差错,而是时间不对。

    现在才天文元年,也就是公元1532年,京都的公卿们大部分还是有自己的“领地”在的,虽然日子过得紧巴巴的,但还是勉强能够维持生活。

    真正出现大面积“卖官鬻爵”“叫卖画作”还得等个二三十年,那时候才是这些事情的高发期。这个年代的公卿大多数还是有底线的。

    现如今的大部分公卿,节操还是在的。画作之类的大部分还是在公卿之间互相流传,旁人想要购得一些著名的公卿大作,不但需要花费重金,还得出资为其举办和歌会什么的。反正就是先要讨好对方,总之部分出名的公卿的画作,并不好拿!

    京极高政想明白之后终于问出了在座三人的心声。

    “那么这些东西到底值多少钱?”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