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0文学 > 穿越小说 > 大晋太宰 > 第一百九十一章 城内动静
    “大将军早已经成竹在胸,相信高句丽人顶不了多长时间。”何龙见状赶紧开口道,“这样城中缺少木料,这个冬天可就难熬了。”

    “是高句丽人自己选择收缩的,和本王无关。”司马季嘴角扯出一股笑意,阴沉的对着何龙笑道,“这才哪到哪啊,数九寒天还没到呢,这场雪只是一个开始而已。”

    这种气候司马季在了解不过了,至少到明年四月之前,还有的高句丽人熬。严格来说,东北这个地方,一年当中不取暖不耽误生活的日子,大概在百天左右。从九月份一直到第二年的六月份,都需要保证室内的气温。不过这里面有几个月可以用身体硬抗过去,但从十月份开始,夜间的气温就已经要取暖了。

    对目前高句丽的处境,司马季有一句话可以形容,那就是嘎嘎冷……,南方的冬天令人难受,但还有办法对抗过去,比如说发抖。至于东北的冬天,是一种很纯粹的冷,它并不难受,但你想要依靠身体扛过去,燕王可以帮你收尸。

    “如果寒冷不是问题,就出去打猎吧。所获得的猎物可以?现在的温度先把新鲜的猎物吃掉,在过上一个月左右,等到大雪站住脚,就不用这么麻烦了。凿河取冰挑选背阴处搭建冰库,把肉食放在里面冻上。”司马季看了一圈雪景也失去了兴致,百无聊赖的道,“这个地方的冬天是很无聊的,打打猎也算是找找乐子。”

    说完话司马季就抬腿回营了,他说的是实话,现代社会冬天都很无聊,更不要提晋朝这个年代了,要不然老话怎么有猫冬这个词呢。

    要不是知道高句丽肯定比自己现在更难受,司马季才不会闲到在这里和对方对峙。

    燕王现在的装束就很像是旧社会的东北胡子,一身熊皮大敞,顶着狗皮帽子躲在大营里面找几个压寨夫人寻欢作乐,日子过的很是惬意。

    “殿下在这里如此,夫人可是要守空房了,临来的时候可是交代我们好好照顾殿下呢!”室内的温度很高,依偎在怀中的侍女娇滴滴的开口道。

    “夫人的事情也是你们能说的!”司马季脸色一冷让怀中的侍女大气不敢出一声,然后低头笑眯眯的道,“不过你们也有功劳,本王晚上好好伺候伺候你们……”

    “殿下,吓得奴婢心都要跳出来了!”刚刚有些惊恐的小侍女一副不依的表情撒娇道。

    和安守大营猫冬的晋军不同,国内城当中的情况就不是很美丽了。现在国内城毕竟云集着将近二十万人,这是高句丽人口的大半。世事艰难从来不缺少投机倒把者,转眼间围城从秋天就到了冬天,看样子这种围城还会持续下去。

    如果说刚开始高句丽人还想要依靠坚城固守,给晋军一个教训,然后以待时变。现在这个可能性已经渺茫到了几乎没有。从留下了的三座卫城被攻克之后,现在的高句丽只存在于国内城之内,换句话说这就是孤城一座,一旦被攻克高句丽就和这个世界说再见了。

    高句丽这边是既无外援也没刚开始团结一致的气概,相反晋军这边老神在在,虽说对气候略微有些不适应,但坚持下来之后也感觉还好,至少比城中的处境要好得多。

    国内城依山傍水而建,是自从丸都城被焚毁之后,国内城是几代高句丽王不断修建的坚城,内外两壁全部以长方形石或方形石条垒砌。下部砌成阶梯形,逐层内收。每隔一定距离构筑马面,四角设有角楼,以提高防御能力,城墙采用修琢工整的长方形或方形石材,大小相近,适中,垒筑严谨,横行平直,缝隙均匀,石面略向外凸出。直观整齐舒服。

    这样一座坚城,司马季要是拉开七万大军来一字长蛇阵,可能会勉强把城池围困的水泄不通,然而这种围困耗时耗力,高句丽守军还没怎么样呢,可能他这个进攻方就坚持不住了,所以现在晋军,是重点围困,只是堵住了国内城各个大门,并挖沟堀壕,要完全堵住国内城与外界的联系还是有困难,晋军也不怕国内城与外界联系,不会有人来救援高句丽。

    一些路途险境之地素性也不派人防守,不时有城中的百姓从城中也出来后翻跃山岭逃路,晋军直接上套马索抓人,大将军说了,人要留着,毕竟现在中原是要人的。

    中军大帐内,司马季一副耶稣附体的姿势,两个侍女围着他来回动作,不一会把衣服穿好,这时候燕王拉过来两个女孩一人亲了一口,才把目光放在被捆住的高句丽逃民,当然他马上还要多一个身份,自卖民……

    这个高句丽逃民身上披着兽皮,头上的长发都一卷一卷的,还在不断的滴落着水滴,脸上不用看,那完全就是写满了疲惫,不知道是不是经过奋力挣扎,现在都没劲反抗了。

    “这城中还有多少粮食啊?”司马季大马金刀的坐下,一双大腿劈的很开,完全能坐下一个人,事实上下一刻,一个侍女就打蛇随棍上坐下,倒在了他怀中。

    “以后办正事的时候别这样,不然人家以为本王就是个纨绔子弟呢!”见到侍女有起身的意思,司马季口气放缓道,“下不为例!”然后双手抱住了女孩,下巴顶在怀中侍女的肩膀上,眼睛直勾勾的盯着这个逃民。

    哼!这个高句丽逃民很硬气,眼睛一瞥表示自己的不屑,还有点为国尽忠的意思。

    “这个逃民刚才看着你呢?”司马季小声的在侍女的耳边开口,一股热气吹着侍女的耳垂,“本王问不出来东西,小美人帮着本王想想,该怎么办?”

    “奴婢是殿下的侍女,殿下要为奴婢做主,就切了他。”侍女向后一靠,表情很是委屈的蹭着男人的脸颊开口道,“这些蛮夷连殿下的女人都惦记,太可恶了。”

    “你怎么这么残忍呢?”司马季伸手捏着侍女的漂亮脸蛋,一转头问道,“抓了多少逃民啊?”

    “大将军,今天抓了三十多人。”下面的军士闻言赶紧开口,低眉顺眼不敢看着燕王,谁知道燕王怀中的侍女,会不会也看自己不顺眼进谗言?

    “三十多个?那你听见本王怀中的美人说话了么?既然还有这么多逃民,就把这个人给我拉下去切了,然后吊起来!本王都是为了他好,一会儿就冻上了,不疼了!”司马季撂下话,看着两名军士把这个高句丽人拉下去,才轻飘飘的道,“满意了么?”

    “奴婢晚上一定要让殿下开开心心的入眠!”侍女娇媚的笑了一下,一口亲在司马季脸上,这句话让他的骨头都轻了二两,一副不知道东南西北的样子。

    “要是把所有战俘都切了送回去?是不是就省了后患?太监是没有后代的,到时候等到这些人服完徭役,寿终正寝就老死了。”司马季想了一下,好像明朝就经常这么干,把打赢俘虏的战俘送到宫里做太监。

    有几个知名的大太监都是这种出身,不过晋朝并不需要这么多的太监。明朝的宦官群体之所以没有汉唐的宦官权力大,还留下了不比两朝宦官小的恶名。其中之一就是镇守、开矿太监人数太多,在各地都能看见,不像是汉唐的宦官只是在京城。

    “算了,你们真能扛住士族的调配活下来,算你们命大,我也不用赶尽杀绝!”司马季想了一下,还是别出这种昏招了,万一有人记仇以后给使绊子,这不是得不偿失么。

    当着其他逃民的面切了一个,在问话的时候就顺利多了,其他逃民就怕燕王一个顺眼继续往下切,竟然克服了语言的障碍,连比划带说,一个个的把自己知道的东西都说出来,大概也凑出来了国内城当中的景象。

    国内城内,前一段时间出现了粮食不足的情况,主要是有人屯粮抬高粮食价格。那几天的国内粮食价格一天一个样,很快掀起了涨价的潮流,很多平民都是仗着自己的余粮在煎熬,但并不是所有的平民有家有余粮,很多人都是其他地方逃入国内城的,他们的身上并没有多少粮食,属于身无余粮之人,自然在涨价的时候受到了最大的打击。

    那几天的时间当中,国内城已经出现了饿死的平民,还有不少平民因为没有粮食抢粮而被抓起来,但是随后王宫之内的卫队就出现,杀了几个囤积居奇的大户,并且表示城中存粮足以度过冬天,当然还是希望城内的民众能够节衣缩食,这样会更有把握的坚守下去。

    只不过对于他们这些身无余粮的人来说,仍然是买不起,所以只能想想办法逃出城,留在城里只有饿死一个下场。

    “这烽上王可以啊!”司马季听完了粮食方面的事情,不由得对这个高句丽王高看一眼。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