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0文学 > 穿越小说 > 战国之军师崛起 > 第五三七节 假赵王
    廉颇表示要去守白起。赵奢什么没问就同意了。

    两将甚至没有交流,也没有讨论,赵奢听到廉颇主动要去守白起,立即点了点头:“好。那有劳将军了。”

    “我去,但也要商议一下,万一守不住当如何?”

    “守不住,就放弃齐地,全力回守邯郸。”赵奢给了一个主意。

    廉颇思考片刻之后,认可赵奢的建议。

    赵奢又说道:“那么齐地,原本依我的想法便是,让乐毅将军去。可眼下似乎不太可能了,那么只有我去。”

    赵普不解:“田单可以吗?”

    “怕,怕齐国也出兵。”

    赵奢的担心不无道理,齐国没理由不趁这个乱子占便宜,齐国原本是列国最强之国,眼下竟然沦落成为赵国的属国,齐国不甘心。

    若有机会再次复国,田法章一定会赌上性命的。

    赵普对白晖可以说狠的牙根疼,听完赵奢与廉颇的布置之后,赵普说道:“真希望这白晖出海,被一个浪头就拍死在海里。”

    怨恨!

    田不礼可以听得出,赵普对白晖有着深深的怨恨。

    田不礼这时说道:“我有一策。”

    “相国请讲。”

    赵普、赵奢、廉颇三人异口同声。

    田不礼说道:“请乐毅将军手书一封,再将廉颇将军写一封信,分别交给乐间与张顺二人,请这二人不惜代价去拉拢粟珞、骑武两人,若这是两人归燕,却是归在燕易王后处,便有利。”

    赵奢摇了摇头:“不可能。”

    “为何?”

    赵奢说道:“秦国白晖在背后,这两人必是已经被许了重利,而且还有威胁在其中,他们敢背叛燕王,却不敢背叛白晖。”

    田不礼摆了摆手:“赵将军想差了,拉拢他们并非让他们重新作选择,而是给一个机会使一招反间计,能诱便白晖杀这二人更好,若杀不掉。也可以为我赵军争取至少一个月的时间。”

    “缓兵之计。”赵奢听明白了。

    不过,在赵奢眼中,这一招缓兵之计意义不大。只是田不礼不懂兵,能有这个计策也挺好,纵然意义不大,可若是这两人真的野心勃勃,或许可以让白晖猜疑他们。

    失去了信任之后,这两人的威胁或许就那没那么大了。

    “可行!”赵奢算是给了田不礼一个面子,支持了这一条计策。

    田不礼又献上第二策:“我还有一策!”

    “相国请讲。”

    “我想亲赴咸阳,面见秦王。虽不知会有什么结果,但也想知道秦王对此事是如何看。宣太后此时不在咸阳,秦王是个极念旧的人,或知道白晖在算计自己的亲姐姐,不知会如何?”

    田不礼说完之后,廉颇与赵奢还在思考的时候,赵普就高呼一声:“妙,有相国出马赴咸阳,若当真秦王意动,那么此局可破。”

    “是!”田不礼表示,这件事情自己当仁不让。

    与此同时,在赵国掌控大权的这些大人物关上门在研究应对这次乱局的破解之法时,赵宫。

    赵国宫中,一位宫女给假公子胜,再在应该叫赵王送点心。

    正好,此时赵王正在看一些文书。

    这些文书便是赵王的任务。

    每天一百只竹简,赵王需要将这些竹简全部读完,至于读不读得懂,读完有什么感想完全不重要,因为这些竹简至少都是三年前的公文。

    让他读,就是装模作样给人看的。

    赵王宫中的内侍、宫女全部更换过,都是完全不识字的。

    这名宫女送了点心过来放在案上,然后检查了一下旁边的香炉,便起身离开。从入殿,再到离开,这名宫女没有施过礼,也并没有看赵王一眼。

    赵王还没有吃饭,因为大人物在忙着开会讨论如何应付齐地的乱局。

    赵王拿起一块点心,咬了一口又硬又冷。

    “你拿来的是什么点心?”赵王有些不高兴了。

    谁想,那宫女只是冷眼看了赵王一脸,语气很是不善的说道:“比你之前吃的好多了,若是挑三捡四的,饿上几餐什么都吃的香了。”

    “大胆!”赵王怒了。

    可他愤怒的代价便是一记响亮的耳光,那宫女直接一巴掌就闪了过去,然后冷声说道:“作好你的事情,莫以为没办法整治你。”

    说罢,宫女转身离开。

    赵王心中变的一会冷,一会热。

    他是假的,他知道自己是假的,可既然是假的,管不了国事,掌不得权,难道连一点点美食也享受不了吗?

    不,不对!

    赵王猛然间发现了古怪,因为之前宫女们虽然不太说话,可也没有人敢顶撞自己,更不敢有半点不敬。

    “来人,来人,有刺客。”赵王高呼起来。

    立即有士兵入内,赵王大叫:“有没有看到一个宫女,送点心的宫女。”

    正在这时,一位宫女捧着点心盒子正准备入殿,却被四名卫士按在地上。

    赵王飞奔向前,一看之后说道:“放开她,有人冒充了她刚才潜入宫中。”

    宫中侍卫立即四散开始追查。

    殿内再无人的时候,一个身影跳了起来,短刀就架在赵王的脖子上,赵王感受到那刀锋的冰冷,哆哆嗦嗦慢慢的软倒在地上。

    “原来是个废物,还以为多硬气呢。”

    赵王这才惊奇的发现,拿刀的刺客竟然是刚才那名宫女,只是此时身上穿的是一套深蓝色的衣服。

    “你,你是谁?”

    女子没有回答,只说道:“想不想成为真正的赵王?”

    “你,你是谁?”

    赵王再次问了之后,那女子收起了短刀:“这宫中我自然是来去自如,宫有暗道就算是真的赵王章也不知道,赵主父死前没机会把密道说出来。至于我是谁,不重要。我主上是大河君!”

    “大,大河君!”赵王吓了一跳。

    “想不想成为真正的赵王,眼下就是一个机会。就算你敢不敢了。”

    “当,当真是大河君?”赵王紧张的问道。

    那女子在赵王脸上又打了两巴掌:“你这个废物,还是留在这宫里等死吧,等你那些所谓的妃子,有那个生下公子,你的死期就到了。”

    “妃,妃子。我没有妃子。”赵王完全不明白这女子在说什么。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