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0文学 > 穿越小说 > 水浒逐鹿传 > 第四百八十六章 女皇帝(求订阅!)
    …

    耶律淳本想向宋国称藩,然后跟宋国借兵抵御北边的完颜阿骨打和西边的李衍、天祚帝,为辽国、为他们契丹一族保住燕京这片土地。

    不想,萧干和耶律大石擅自出战将宋军打得一败涂地,让耶律淳的谋划全部都落了空。

    萧干和耶律大石将最不该打败的宋国打败,不,应该说萧干和耶律大石跟最不该开战的宋国开战,将北辽的最后一丝生机断送掉,让耶律淳万念俱灰,随即病情急剧加重。

    一天,卧病在床的耶律淳,忽然看到一些黑色的蝙蝠在他的寝宫也就是瑶池殿里飞来飞去,让他心烦意乱。

    耶律淳对伺候他的萧普贤女说:“这大天白日里,怎么会有蝙蝠飞进来?它们从哪里飞进来的?快让人将它们赶出去!”

    萧普贤女赶紧叫人驱赶蝙蝠。

    其实,大殿里根本就没有蝙蝠,这全都是耶律淳的幻觉。

    谁都能看出来,耶律淳的病情越来越重了,可能时日不多了。

    这让本就被阴霾笼罩的燕京,更加灰暗了。

    自那日起,耶律淳的身体一日不如一日,还一会儿恍惚、一会儿清醒。

    六月中旬,萧干匆匆来到瑶池殿。

    尽管耶律淳已经死气沉沉的了,可萧干还是小声在耶律淳耳边说道:“陛下,我们刚刚获得一个谍报,说湘阴王耶律延禧被李衍击败,他的十几万大军,被李衍杀死了七万多,俘虏了一万八千多,耶律延禧只带着五百多人逃走,不知所踪,而李衍只死伤了一万多人马。”

    耶律淳大为震惊,他急忙吩咐萧干说:“你赶快召集群臣,来这里商议对策!”

    北辽的番汉大臣们接到通知后,陆续来到瑶池殿开会。

    望着白发苍苍、精神憔悴、瘦皮包骨、目无神采的耶律淳,北辽的番汉大臣们既心酸又焦虑。

    耶律淳半躺半卧在床上,望着众臣,有气无力的说:“湘阴王败了,李衍只损伤了一万多人马,可能用不了多久就会来攻打咱们燕京,你们看,咱们该怎么办?”

    众人听罢,在大惊之后,立即吵作一团!

    有人说:“死战到底!兵来将挡,水来土掩,我辽国男儿既然能打败宋军,就一定能打败梁山军!”

    有人嗤之以鼻道:“李衍有三十万人马,咱们大辽才多少人马,宋军那纸糊一样的战力能跟正面打败了铁鹞子的梁山军相比?”

    有人说:“李衍也是宋国的敌人,燕京若被李衍得了去,宋国离亡国也不远矣,咱们可以以此跟宋国结盟,共同对付李衍。”

    有人笑说:“咱们刚把宋国击败杀了宋国好几万大军,宋国能跟咱们结盟吗?退一步说,就算宋国愿意跟咱们结盟,咱们又敢让宋军进入境内么,不怕宋军假道伐虢?”

    有人说:“要不投降女真人?借女真人的……”

    没等这人说完,就有人怒道:“我大辽落到如今这般田地,皆因女真人叛乱,我宁可投降李衍,也觉不投降女真人!”

    有人趁机道:“那投降李衍?”

    有人威胁道:“你如果不怕李衍的屠刀,就尽管去投好了。”

    “……”

    听着众人的争吵,想着他们北辽已经无路可走,耶律淳急火攻心,哇得吐出了一大口鲜血,随即头往后一仰晕厥了过去!

    守候在旁的御医们见状,赶紧上前抢救。

    直到第二天上午,耶律淳才慢慢醒来。

    此后,耶律淳的身体彻底夸了,全靠千年人参吊着最后一口气。

    这天,阳光很灿烂,洒满了木格花窗。

    耶律淳突然觉得今天头脑特别清爽,他让萧普贤女通知李处温前来觐见。

    耶律淳当着萧普贤女的面,亲笔给李处温写下一份手札(即委任状),授予李处温为番汉马步军都元帅让李处温统领辽国所有兵马,并嘱咐道:“朕死以后,你们一定要迎立秦王耶律定继位,不可有误。”

    李处温含泪答应。

    耶律淳随后闭上眼睛,好像是睡着了。

    其实,耶律淳并没有睡,他也实在是无法入睡,“现在,李衍全面占领云地又打败了耶律延禧、西夏、蒙古可以放手来攻打燕京了,而女真大军已集结至北边北安州,大宋又陈兵百万于南部边境,这三支利箭都要射向燕京,燕京如何能保住?”

    耶律淳慢慢睁开眼睛,然后望着萧普贤女说:“我死以后,你要好自为之。我登基称帝之事,迟早要连累与你。你……算了,时也,命也!”

    说完,耶律淳便默默流泪。

    见耶律淳这明显是要驾崩了,李处温急忙派人暗中去通知契丹和奚族诸大臣,说陛下病情危重,请大家速来瑶池殿侍疾。

    趁宫中忙乱之际,李处温悄悄离开了宫城——他想去关闭燕京城门,将萧干和耶律大石等将领挡在城门之外,然后再派人去雄州联系童贯,让童贯率军前来,那时他便开门迎降。

    可当李处温赶到迎春门时,守门军士向他报告说,刚才萧干率领三千精骑急速入城了。

    李处温闻讯大惊!

    在此敏感时刻,萧干率军入城,那不用说,肯定是他妹妹萧普贤女安排的。

    李处温实在没想到,萧普贤女的行动速度会如此快。

    从这一对决上来看,李处温完败给了萧普贤女。

    萧干来到瑶池殿时,耶律淳已经彻底闭上了眼睛。

    萧干立即封锁消息,并对皇城实行戒严,矫诏群臣来瑶池殿议事。

    大臣们来到皇城,只见三步一岗,五步一哨,气氛异常严肃,便都猜到是怎么回事了。

    果然!

    萧干很快就对众臣宣布:“遵照陛下临终遗嘱,遥立天祚帝之子耶律定为帝,王妃萧氏普贤女为皇太后。由于耶律定随父北狞,所以由萧太后权主军国之事。”

    众人唯唯,没有人敢提出异议。

    萧普贤女随即改年号为“德兴”。

    李处温其实也接到了开会通知,但他在家称病不出,只让儿子李奭赶紧联络燕京的豪杰勇士,准备暗中起事,将燕京献给宋国,为保万无一失,李处温其实也暗中联系了金国,总之,李处温已经开始为自己一家找后路了。

    李处温作为百官之首并没来参拜,换而言之,李处温并没有承认她的统治地位,这让萧普贤女有些不安。

    萧普贤女对萧干说:“李处温手中有个札子,是先帝写给他的,委任他为兵马大元帅,如果那个札子在他手上,你也要受他节制,应该及早将那个札子收回,不能让那个札子在一个汉人的手中,免得留下后患。”

    没错。

    萧普贤女并不相信汉人。

    甚至可以说,萧普贤女很恨汉人,恨他们卑鄙无耻、趁人之危、左右摇摆总想着投降。

    有时,萧普贤女都想将治下的汉官和汉人全部杀光,以泄她心头之恨。

    可惜,现在的北辽已经是千疮百孔,根本不支持她这个念头。

    萧干说:“明天太后请他进宫,臣保证让他将东西交出来。”

    第二天一早,萧普贤女下令李处温立即入宫,有要事相商。

    李处温、李处能、李奭在李府的密室中商量了许久。

    李处能道:“萧德妃和萧干都是心狠手辣又诡计多端之人,大哥不可不防,我看大哥你还是继续称病,不去为妙。”

    李处温笑了笑,道:“肯定是萧德妃和萧干惦记着我手中的那份兵马元帅手札,想逼我交出去,放心吧,他们才把持朝政,应该还不敢对我下毒手,待我进宫去瞧一瞧,他们有甚么花招?”

    李处温随后入宫来到瑶池岸边的临水殿,拜见了萧普贤女。

    而萧干也在这里。

    李处温一见到萧普贤女,就快步上前,然后跪下,哭道:“陛下撒手离去,老臣因此备受打击一病不起,今天才好一些……老臣这里,有一份陛下临终前写给老臣的手札,老臣不敢私藏,现呈交太后处置。”——说着,李处温便从怀里取出那份兵马大元帅手札,双手捧给萧普贤女。

    李处温的这个表现,让萧普贤女很满意,她微微一笑,说:“李太尉年事已高,还是以保重身体为本,军马繁杂之事,就交给晚辈们去处理吧。”

    一日后,萧普贤女认命萧干为南北院枢密使兼兵马大元帅,天下兵马皆归萧干统领。

    自此,北辽进入萧普贤女的统治时代,她以太后之名实女皇帝之权……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