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0文学 > 都市小说 > 重生之大国重器 > 第一二九章 顶进
    节省几百万?

    不得不说,黄可臣的话,把秦舒淮都镇住了。

    零零年的工程虽然利润很高,但是改进一些措施便能轻轻松松赚几百万,哪有这么简单。

    真以为天上会掉钱啊。

    “黄经理,你没开玩笑吧!”秦舒淮正色道。

    同时,秦舒淮脑海里不断翻滚,在思考黄可臣的话到底是不是真的。

    在秦舒淮脑海中,一个个单位工程过滤,数秒钟过去,秦舒淮已经将所有工程过滤了一遍,依然没找出能节省几百万的项目。

    “秦总对既有线熟悉吗?”黄可臣开始卖关子,没有立马回答秦舒淮。

    “不是很熟悉。”秦舒淮道。

    前世时,既有线改造工程,秦舒淮负责过一些,对线路改造有一个大体的认识。

    但重生后,秦舒淮未曾接触既有线改造工程,只好否认。

    见黄可臣谈起既有线改造,秦舒淮又思考了一番,依然没找到能省钱的单位工程。

    “所以你想不到,也是很正常的。”黄可臣说着,顿了顿,道“秦总,你知道煤运线和普通铁路,有什么不同吗?”

    听黄可臣这么一说,秦舒淮眉头微皱,说实话,这个问题他还真不好如何回答。

    速度不一样?

    质量要求不一样?

    这些似乎都没有什么关系。

    见秦舒淮皱眉,黄可臣继续道“秦总,据我多年施工经验来看,相比于普通铁路的既有线改造,煤运专线运营标准似乎没这么高,我们可以在这方面做文章。”

    “黄经理,你就不要卖关子了,赶紧说吧。”秦舒淮道。

    对于黄可臣说的这些话,秦舒淮压根和节省成本联系不上。

    “很简单,因为煤运专线要求低,我们的项目部的框架涵,设计是不是顶进施工?”黄可臣问道。

    所谓顶进施工,是对既有线而言。

    比如在已经修建的铁路下放,要修建一个涵洞,因为线路还要行驶列车,没法开挖施工,通常采用的办法便是顶进法施工。

    首先,我们在需要修建涵洞的一侧,先把涵洞主体浇筑成型,先把涵洞建起来。

    在涵洞主体的下放,先一步建一块滑床板,上面铺设好黄油之类的材料,为的是涵洞主体能在上面滑行。

    涵洞建好之后,在远离铁路的一侧,离涵洞一定距离,浇筑分配梁,分配梁后面再建后背墙。

    一切建成后,

    将线路加固好,确保线路下方的路基和道砟清理后,不影响行车。

    准确齐全后,用千斤顶和传立柱,一侧支撑在分配梁上,一侧顶在涵洞主体上。

    随着千斤顶的受力,涵洞将在滑床板上向前滑行。

    在涵洞顶进施工中,分为吃土顶进和大开挖顶进。

    所谓大开挖,道理很简单,就是将在线路下面挖涵洞大小,然后把涵洞顶进去。

    吃土顶进是顶一段距离,挖一段距离,最终将涵洞顶到设计的位置。

    在汉城煤运新增二线中,涵洞都是采用顶进方式,这一点秦舒淮记得很清楚。

    “没错,十几座涵洞,都是采用顶进方式施工。”秦舒淮点头道。

    “又不是国铁,用什么顶进啊,加固好线路后,用大开挖原位浇筑涵洞施工,可以节省不少钱。”黄可臣提醒道。

    “不用顶进法施工?”秦舒淮一愣,说实话,这个问题还真没有考虑过。

    因为汉城煤运新增二线的总价已经定死,通过变更,节省的钱算项目部的利润。

    在设计中,顶进的费用都给了,一旦取消顶进,采用原位浇筑,节省的项目可不少。

    首先是临时征地,除此之外,顶进、滑床版、分配梁、后背墙等施工都可以省去。

    如此算下来,一个涵洞便能节省将近三十到四十万!

    十几个涵洞,算下来还真有几百万。

    但是,想要这样施工,必须进行变更,需要设计院同意后才行。

    “节省顶进施工,秦总你自己合计合计,是不是可以节省几百万。”黄可臣微笑道。

    显然,黄可臣对涵洞不采用顶进施工,在看完现场的时候,便想找秦舒淮谈谈。

    “绝对可以,黄经理,这个变更跑下来,你功劳最大!”秦舒淮赞叹道。

    “不过一条煤运线,我觉得变更也很容易,而且现在一天行驶的火车没几辆,我觉得可以试试,关键在设计院那边会不会同意。”黄可臣道。

    “这个的确值得去运作一番。”秦舒淮点头,想了想又道”黄经理,还有其他可以优化的方案吗?”

    作为老牌项目经理,黄可臣有着很强的现场施工经验,看问题的方法和别人不一样。

    “暂时没有,等有的时候我再和你说,不过你这变更可要抓紧,这几天进地比较迅速,别到时候耽误现场施工。”黄可臣道。

    “好。”

    随后,秦舒淮安排孙鑫林负责涵洞取消顶进施工的变更设计,让孙鑫林抓紧时间准备资料,然后上报设计院。

    接下来几天,秦舒淮都待在项目部,不断的跑各个乡镇,为进地而奔走。

    短短半月,整个项目部的进地已经达三分之一,速度之快,连秦舒淮都惊叹。

    其实最主要还是因为业主那边资金充裕,给整个项目部征拆提供了条件。

    同时,数个施工队伍开始进场,桥梁施工队伍中,除了孟云和孔波外,又进了两个队伍,其中一个是施工涵洞的,秦舒淮准备让对方施工接长涵,至于框架涵,等变更设计下来后再说。

    另外一个队伍,和孟云一样,满足从桩基到梁体施工的能力,是黄可臣介绍过来的。

    至于路基施工队伍,基本上都是从各乡镇选择施工队伍,因为外面的施工队伍,压根进不来。

    五月五号傍晚时分,秦舒淮没有吃晚饭,亲自开车离开了项目部,前往汉武市。

    最后,在汉武铁路局职工大楼前停了下来。

    根据提示,最终,秦舒淮敲开了一栋房屋的门,开门的正是新上任的汉武铁路局局长、秦舒淮的父亲秦国庆!

    “爸!”看着额角头发有些发白的秦国庆,秦舒淮忍不住叫道。

    “快进来吃饭,饭菜都凉了。”秦国庆道。

    秦舒淮进入房间,随手将门关上。

    房间不大,是普通的两厅两室,大厅摆放着简单的家具,墙壁刷成白色,从颜色来看,应该是近期翻新的。

    靠近厨房门口,摆放着一张方桌,桌上摆放五菜一汤,两双碗筷,还有两瓶没开的酒。

    “爸,住的还习惯吗?”看到房屋摆设如此简单,秦舒淮鼻子有些发酸。

    怎么说,自己父亲也是汉武铁路局局长啊!

    。
网站地图